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古装玄幻网剧《盛世狂妃》

¥66.6666万
发布日期:2021-04-18     浏览量:1677
穿越网剧《盛世狂妃》第1集剧本
  
  1、别墅二楼 日 内
  夏木捂着胸部吃力的走在走廊上。
  夏木掏出手机打电话。
  夏木:青月,你怎么还没到?
  苏青月:(OS)抱歉,这个时间段路上实在太堵了,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
  夏木扶着楼梯栏杆,脚步踉跄的走了几步。
  楼下大厅,佣人打开门放进苏青月。
  苏青月进门,与楼梯上的夏木遥遥相望。
  夏木对苏青月招手:青月,快。
  苏青月快步上楼,却在夏木颤抖着向她伸出一只手时停住脚。
  夏木:(疑惑)青月,给我药,我要吃药,我,我的心好疼……
  苏青月:什么药?
  夏木:青月?
  苏青月:将死之人,还吃什么药?
  夏木:你在说什么?
  苏青月:难道不是吗?你已经严重心衰,就算换心脏都未必挽回得了你的生命,既然每一天都如此痛苦,如此受罪,你还贪恋红尘干什么?自己折磨自己,何必呢?
  夏木:苏青月,我不明白,就算你不当我是朋友,你也是我的主治医生,为什么要对我说这种话?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苏青月:作为朋友,我已经仁至义尽,作为医生,我无能为力(唇边溢着冰冷的笑意)夏木,红尘虽好,可它不是你的哦!
  苏青月转身离开。
  夏木伸手去抓苏青月,却被她掀翻在地。
  夏木:青月,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青月:因为唐离……
  夏木:你喜欢唐离?你是我老公的小三?
  苏青月:住口,我不是小三,我是唐离的爱人,你才是那个该千刀万剐的小三。
  夏木:不,你胡说,这不可能,我不信。
  苏青月:在你认识我之前,我和唐离就是一对,是你,是你的出现,把唐离从我的身边硬生生的抢走(语气狠戾)凭什么,你凭什么抢走我的爱人?
  苏青月步步紧逼,夏木步步后退。
  苏青月:就因为你家富可敌国,你就可以肆意掠夺别人的感情吗?你知道这些年唐离为了我们的未来,在你的身边是怎样的忍辱负重吗?
  苏青月抓住夏木,反手将她推了出去。
  夏木被栏杆撞倒,身体骨碌碌的摔了下去,额头砸在楼梯最后一级台阶上,瞬间鲜血直流。
  苏青月缓缓蹲下,冷冷的看着夏木。
  苏青月:知道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在忍受你了吗?因为,我怀孕了,我怀了唐离的孩子,我们一家三口想要正大光明的生活在一起,而你,是横亘在我们中间最大的障碍。
  夏木:(伸出手抓住苏青月)苏青月,我什么都可以放弃,我只求求你,救救我。
  苏青月:(伸手一根一根的掰开夏木的手指)救你?你知道我蛰伏了多久,才等到这个机会?放心,你去那个世界之后我会替你烧纸的。
  苏青月踩着夏木的衣襟冷笑着离开。
  
  2、别墅大厅 日 内
  苏青月走向别墅的大门。
  门开,一个男人进入。
  苏青月:唐离?
  唐离:青月。
  唐离上前温柔的将苏青月揽进怀里。
  苏青月仰脸和唐离四唇相吸。
  唐离:我去看看她怎样了。
  苏青月:你是不是还在乎她?
  唐离在苏青月脸上轻拧了一把。
  唐离:小傻瓜,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
  
  3、别墅楼梯 日 内
  唐离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夏木面前。
  夏木濒临断气,却拼尽全力,转动着眼珠看唐离。
  夏木:为什么这样对我?
  唐离:对不起,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青月。
  夏木:我想知道,我爸爸他,他是怎么?
  唐离垂首不语。
  苏青月:我不怕告诉你,你爸爸的车祸,是我们安排的人在他车上动的手脚……
  夏木一口鲜血朝两人喷了过去。
  夏木:(双眼嗜满血意)唐离,苏青月,你们是杀人犯,刽子手,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们,为我爸,为我报仇,我诅咒你们生生世世不得好死,死得比我更惨千倍万倍。
  夏木攥着十指,双眸圆瞪着两人颓然倒地。
  唐离站在夏木面前,定定的看着夏木的尸体,然后掏出手帕擦去脸上的血迹。
  地上的鲜血渐渐干涸。
  苏青月眼里满是厌恶。
  苏青月:唐离,我们现在可以报警了吗?
  唐离:你先去休息一下,小心我们的孩子。
  唐离体贴的扶苏青月坐在沙发上。
  仰躺在地的夏木目龇欲裂,眼里流出血泪。
  一股股黑色的烟雾,自夏木的尸体上腾空而起,似冲破封印一般,掀屋而出……
  
  4、璃王府 夜 内
  夏木:痛,放开我,我身体好痛......
  夏木双目紧闭被绑在一张大红床上,骨瘦如柴,嘴角颤抖的她似是十分痛苦。
  一仆佣匆匆进门:少夫人,你怎么了?
  夏木睁眼,迷茫的看着眼前仆佣和摆设。
  夏木:你是谁?
  仆佣:少夫人,我是侍女香玉。
  夏木:什么少夫人?我这是在那?
  香玉:回少夫人,这里是璃王府。
  夏木:璃王府……什么鬼地方?(挣扎)赶快放开我,你们为什么绑住我?
  香玉:少夫人,这恐怕不行,璃王爷吩咐了,要一直这么绑住你。
  夏木:璃王爷?他是谁?他凭什么绑住我?
  香玉:璃王是你的夫君。
  夏木:我的夫君?
  
  5、花园秋千架上 夜 外
  身着新郎服饰的唐璃坐在花园秋千上,秋千在仆人的推送下有节奏的晃动着。
  楼上传来夏木声嘶力竭的叫声。
  夏木: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赶快放开我。
  唐璃双眉紧皱,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楼上。
  唐璃:停。
  唐璃从秋千上下来,满脸怒气向楼上冲去。
  
  6、璃王府 夜 内
  唐璃:她在吵什么?不准她吵。
  正在床上疯狂挣扎,累得满头大汗的夏木听声转向唐璃,瞬间眼神呆滞。
  夏木:唐离?你,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穿成古装?
  唐璃:你什么东西,居然敢直呼本王名讳?
  夏木:本王?唐离,你怎么了,为什么自称本王?不对,我们这是在拍戏吧?
  唐璃厌恶的看了一眼夏木转头吩咐管家。
  唐璃:赶快用毛巾塞住她的嘴。
  管家:(犹豫)王爷,少夫人好歹是相府千金,这样对她不妥吧?
  唐璃:没关系,反正她是个傻子, 无论我们怎么对她,也没人知道。
  夏木:唐离,我不是傻子,你这个杀人……
  不等夏木说完,唐璃已经扯下枕巾塞住她的嘴。
  唐璃:从今天开始,不许少夫人走出这间房子半步。
  夏木仇恨的看着大步离开的唐璃背影。
  
  7、画舫 夜 内
  (空镜)一艘精致的画舫飘行在湖畔上。
  飘落的雨滴没有影响画舫上的歌舞升平,两个只着轻纱的舞姬在画舫上载歌载舞。
  狐裘加身的唐璃目光阴沉,身边那个裹着白色披风的女子是观澜轩头牌苏清月。
  两名舞姬随着丝竹之声款款而舞,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华美到极致。
  唐璃举杯饮了一口酒,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唐璃:庸脂俗粉。
  两名舞姬闻言惶恐的停下舞步,苏清月手指轻弹,两名舞姬赶紧躬身退出。
  苏清月:王爷,要不,我亲自为你献舞?
  唐璃:免了。
  唐璃起身离去。
  
  8、湖畔上 夜 外
  唐璃站在湖畔上,漫天飞舞的雨滴在他身侧凝滞,竟丝毫沾染不到他的衣袍。
  雨滴砸在湖面上荡漾出层层涟漪。
  风雨中,一只雄鹰滑翔而过,唐璃随意的招了招手,雄鹰一个俯冲乖巧的落在他手臂上。
  唐璃伸手,雄鹰低头将信筒吐在唐璃手心。
  唐璃取出一张纸条,快速看毕将纸条紧攥在手中,等他再松手时纸已成灰,随风散去无痕。
  
  9、太子府 早 内
  太子起床,太子妃笑吟吟的从外回屋。
  太子:一大早你就去那了。
  太子妃凑到太子身边耳语了几句。
  太子摇头:荒唐,简直太荒唐了。
  
  10、皇后寝宫 早 内
  几个皇太子等在皇后寝宫外。
  容光焕发的皇后在宫女的搀扶下走出寝宫,仪态万千的接受皇子们的朝拜。
  皇后喝了口早茶目光落在唐璃身上。
  皇后:璃儿,新婚如何?
  唐璃:回母后,我与爱妃佳偶天成,互相珍惜。
  皇后:新婚燕尔、鸾凤和鸣,母后放心了。
  太子:(冷笑)新婚燕尔、鸾凤和鸣,那我怎么听闻,二弟下令软禁了弟媳呢?
  皇后:此话当真?
  唐璃:因爱妃年纪尚幼,故不太适应新身份,儿臣自会多加教导,应该过几天就好了。
  皇后:辛苦你了。
  唐璃:能为江山社稷,父皇母上分忧,乃儿臣份内之事。
  太子:但儿臣听闻,有人在重要时节和怡红楼头牌,舞姬们在画舫上轻歌曼舞,不把皇家脸面放在眼里。
  皇后:哦,是谁如此明目张胆?
  众皇子纷纷将目光投向唐璃的方向。
  唐璃:谢皇兄鞭挞,臣弟争取早日改掉此陋习。
  皇后:璃儿,身为皇室的一份子,理应注意影响。
  唐璃:母后所言甚是,儿臣定当铭记在心。
  
  11、璃王府 日 内
  夏木推开窗台,阳光透过树梢照在她身上。
  夏木伸手去遮挡阳光。
  (特写)夏木的手纤细白嫩。
  夏木回头,床边铜镜映出她的身形和面容,她的头上挽着一个髻,几颗流苏步摇点缀在发髻中间,在阳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
  (夏木:内心OS)OMG,这样子明明就是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啊?我真的是浴火重生了吗?
  香玉拿着一件皮袭走过来,给对着铜镜打量自己的夏木披上。
  冬梅:少夫人,你身体弱,千万不要受凉了。
  夏木:谢谢香玉,我身体没有不适,相反还很有精力。
  夏木环顾四周,室内摆设古色古香,四处都是镂空的雕花窗,家具上的雕花装饰很是精美。
  夏木:香玉,你说这是璃王府,我的身份是璃王新过门的王妃,相门嫡女,今年16岁?
  香玉:是的,少夫人,你和璃王是当今圣上和相爷饮酒时指腹为婚的良缘佳配。
  夏木闭了闭眼,一大波记忆片段瞬间传送进她的脑海,导致她的腿脚都有点站立不稳。
  香玉急忙上前扶住夏木。
  香玉:少夫人,去床上躺躺吧。
  夏木:嗯。
  香玉扶着夏木躺上床。
  
  12、梦境
  夏木躺在床上睡觉,她的呼吸平稳。
  一双惨白得噬人的手,一寸寸,从脚踝往上,抚过大腿,小腹,最后停留在夏木胸前。
  一个头戴玉冠的年轻男人出现在镜头前,飘逸的长发随着烛火摇曳,神情冷漠地看着夏木。
  一柄闪着寒芒的短刃抵在夏木颈部。
  鲜血四绽。
  夏木突然清醒,惊恐的爬起来冲向屋外。
  
  13、断桥桥头 日 外
  夏木一路狂奔,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全身瘫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夏木颤巍巍的在断桥边缘处顿住。
  桥下河水湍流不息,水流撞击河底巨石发出哗哗的声响。
  夏木紧紧咬着牙齿,眼前闪现前世临死之前苏青月的狰狞模样。
  (夏木:内心OS)我重生了,我竟然又重新回到少女时刻,真是老天开眼,让怨气挥散不去的我有了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我绝对不放过那个毁了我的负心男人。
  远处,太阳终于露出了云层,光线穿过云朵落下,在天空画下一道道绚丽的彩色流线。
  夏木仰脸对着太阳,绽放出笑容。
  
  14、璃王府楼台 夜 外
  夜色下的璃王府楼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他如神诋一般临风而立,睥睨一切。
  两条黑衣人出现在屋檐上,他们轻手轻脚的行走在房顶上,手中寒芒在月色下闪光。
  身穿锦袍的男子突然掠身而起,从楼台到两名黑衣人面前,仅仅只是几个点跃之间。
  锦袍男子手一挥,点点银光飞泄而出,直接钻入两名黑衣人身体。
  两名黑衣人瘫软倒下,锦袍男子上前一手一个,脚下几点已飞掠下屋檐,消失在黑暗中。
  
  15、璃王府 夜 内
  夏木侧卧在床榻上睡觉。
  屋外传来一阵笛音。
  夏木猛的睁开双眸,从床上起身。
  夏木推开门,走向花园的亭子中央。
  
  16、亭子中央 夜 外
  皎洁的月色下,一个身着黑色锦衣的男子正在亭下吹笛,双眼静静的望着星空。
  笛子画外音。
  夏木站在对面看着认真吹笛的男子,男子的墨发在微风的吹动下飞舞。
  夏木:唐离,你和我一样,都是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吗?
  笛声倏停。
  唐璃:(主观)一位身着红装的女子,缓缓从长廊中向他走来,头上的发钗边走边掉,原本高挽的发髻随风散开,杂乱地在风中飘舞。
  夏木双眸泛着微红,带着嗜血的仇恨,凤眸微扬,唇角定格一抹猖狂的邪笑。
  唐璃没有回声,只是看了看夏木转身离开。
  夏木:唐离,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将我前世失去的东西通通都拿回来。
  唐璃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疑惑地望着夏木。
  唐璃:你不是傻子?
  夏木:去你娘的,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唐璃蹙了蹙眉:粗俗。
  夏木上前给了唐离一巴掌。
  唐璃:你敢打我?
  夏木:我不止打你,我还要杀了你。
  唐璃:(冷笑)有意思。
  夏木:苏青月呢,告诉我苏青月在哪里?
  唐璃:(讶异)你认识苏清月?
古装玄幻网剧《盛世狂妃》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匿名(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18030758512
微信:
zhangww201907281516
QQ:
2570258726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1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剧本发布系统(V2020.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信息:
古装玄幻网剧《盛世狂妃》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