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200万
发布日期:2022-06-29 07:24:07     浏览量:9873
【冰峪双龙剑】根据部分史实,为辽宁省大连市四A级旅游景点冰峪沟精心打造的玄幻武侠剧,完稿,首次推出,留有伏笔,可有续部,如有合作意向者,请联系!
★★★★
【冰峪双龙剑】 梗概
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携百员战将率数万大军赴辽东征讨高句丽人,夜驻冰峪,用伏羲大帝之佩剑八卦剑锁黄海龙王之子黑黄二龙肉身于月剑谭,寻剑未果。
两年后,黑黄二龙托梦欲求解脱,太宗皇帝派镇远将军薛忠义赴冰峪寻剑,无果而逝。
数年后,李氏王朝遭受两大灾难,黑龙元灵安禄山兴兵反叛未成,空使百姓遭殃。后来,李氏王朝几经周折至后周,黄龙元灵赵匡胤未及兵戈,黄袍加身,建立宋朝。
千年后清朝中期,黑龙元灵不服黄龙元灵道行,欲再度兴乱。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师破解天机,为救黎民于灾难,抚养薛忠义将军后世薛爷之子,传授其武功,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时再度寻剑,阻止黑龙元灵作乱。
西域天教掌门江正夫嗜宝如命,获悉天机,赶往冰峪,不择手段,欲得倾城之宝的八卦剑。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恐八卦剑重见天日而制其无敌的血煞冰寒功,也极力阻挠。
于是,因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剑,一佛一魔一道纷争迭起,正义和非正义竞相角逐,演绎一曲浓浓的亲情爱情故事。
★★★★
【冰峪双龙剑】主要人物:
少君:镇远将军薛忠义后世子孙,薛爷之子,八卦剑寻剑之者,得玄一大师真传,仗剑行走江湖,一身正气,与冰魔上官一鹤之女清瑶周旋于上官一鹤和江正夫之间,后拔出八卦剑,解救天下百姓。
清瑶: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亲生女儿,嫉恶如仇,爱憎分明,促使上官一鹤由魔性回归人性。
薛爷:朝廷退隐之官,命中无子嗣却晚年得子,为人正直豪爽,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兑现为国为民的大义之心。
玄一大师:冰峪圣水寺得道高僧,身入佛门,心系百姓,洞悉黑龙元灵欲再度作乱,与薛爷用偷梁换柱之法换出薛爷之子,亲授武功,待十八年后拔黑黄二龙身上八卦剑,阻止黑龙元灵作乱。
上官一鹤:冰魔教教主,练就血煞冰寒功,由人成魔,怕汲取日月精华的八卦剑重见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捉拿寻剑者,后因亲生女儿清瑶,由魔成人,自毁功力,将血煞冰寒功秘籍归还清风派圣祖堂。
江正夫:西域天龙教掌门,一生嗜宝如命,为人奸诈,不择手段,要得到倾城之宝的八卦剑。
★★★★
【冰峪双龙剑】看点之一
世间万般情,唯亲情至大。
★★★★
【冰峪双龙剑】【第二集】【部分】
1、日,内
辽州城百里香客栈,在江正夫房间,江正夫和血刺子在喝茶。
江正夫得意道:老夫一生嗜宝如命,意外得到这千金难买的宝贵消息,八卦剑,上古时期伏羲大帝的佩剑,一千多年来,窥探者比比皆是,谁都想得到,可谁都没这个幸运。
血刺子:这都是老天眷顾掌门的精诚之心。
江正夫端着茶杯站起来:不过,那个寻剑之婴面世只能证明一件事,我们的希望不那么渺茫,以后究竟如何,正在路上。
朱七急匆匆走了进来,与血刺子耳语。
血刺子忽地站起来,手里的茶杯掉地上,傻傻地望着江正夫:掌门,一个很坏的消息,薛老爷子之子,那个寻剑之婴,昨夜突然死了。
江正夫颓废地坐下去,把茶杯顿在桌子上,又猛地站起来,直视朱七:怎么死的?
朱七:死因不明。
江正夫呆呆坐下去,摇着头,自言自语:希望瞬间渺茫,还有什么路可走。
血刺子示意朱七下去,来到江正夫身边:掌门!
江正夫回过头像看陌上人一样盯着血刺子:你说,你信么?
血刺子:属下不想去信,可由不得不信,朱七消息不会有假。
江正夫平静许多,望着血刺子:朱七消息不会有假,那谁有假?听说这个薛老爷命中本无子嗣,晚年意外得子,薛府上下奉为至宝,如今遭此不测,究竟是谁的不幸?他?还是老夫?
血刺子:当然是他的不幸,他的不幸是断了香火。
江正夫瞪着血刺子:那老夫呢?就算一千件稀世珍宝也比不上八卦剑在老夫心中价值。
血刺子望着江正夫:那干脆信其无。
江正夫站起来:老夫宁愿放弃荣华富贵的西域生活,也绝不放弃这渺茫的希望。
血刺子:风筝飞到高空,看不见,但不能说没有,没有眼见之实,这就是机会。
江正夫的三角眼斜着血刺子:抓住机会,再派朱七去薛家庄捉一个知道详细的仆人来。
2、日,外
崆峒山山脚下。
冰魔教黑底白麒麟魔教旗发出惨烈的声音,旗下,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紫面黄须,铜铃大眼,坐在四抬轿舆上,一动不动。
两边,是白面书生慕容飞度和铁笔判官罗覆手,后面,冰魔教众头目和头扎黒巾长发披肩的魔教徒。
冰魔教的对面,崆峒派掌门田宇和崆峒派所有弟子,个个手执利剑,虎视眈眈。
上官一鹤慢慢下了轿舆,踱到与田宇一丈之远,猛然停下,冷眼望着田宇慢条斯理道:冰魔教大队人马开到崆峒山,想必田掌门知道本座用意。
田宇:贫道当然知道,只是不知上官教主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
上官一鹤大笑,戛然而止,铜铃大眼瞪着田宇:如果本座要大动干戈,就没有你田掌门在这里站着说话的机会。
田宇:上官教主的父母曾经也是崂山派弟子,在下也是崂山派掌门......
上官一鹤大喝一声:闭嘴!难道你田掌门忘了当年做过什么,崆峒派又做过什么。
田宇:这,贫道一直没忘,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上官教主还耿耿于怀。
上缓一鹤阴冷着眼神:不错,是这么多年过去,可发生的事儿能过去么?(望望四周,背着手走了一圈)当年,你田掌门为区区崆峒派掌门之位,设计陷害你的师兄上官弘,就是在这儿,为了该死的道规,上官弘夫妇,本座爹娘,被迫自行了断,害得只有六岁的本座无家可归。
田宇:上官教主,因为此事,贫道也是心怀内疚。
上官一鹤怒视田宇:若田掌门当年会内疚,还能有今天么,可惜你没有,你田掌门没有!
田宇:再怎么说,贫道也是你师叔,(回头看看)这里很多道长都是你爹娘的师兄弟。
上官一鹤扫了田宇和其他道士一眼,冷冷道:这里没有师叔,也没有什么师兄弟,只有本座的仇人。
田宇:就算没有,冤家宜解不宜结,上官教主何必苦苦相逼。
上官一鹤:冤家已结,就没有解开的机会,今天做个了断,请田掌门出手吧。
田宇:上官教主短短几天就灭了崂山派华山派,把最负盛名的武当铁掌十八子化成冰雕,贫道出不出手都难免一死,但死前有个请求。
上官一鹤寻思一会儿:请讲!
田宇:贫道用一人死换崆峒派的生,不知上官教主能否恩准?
上官一鹤哈哈大笑道:田掌门真是说笑,无冤无仇的崂山派华山派都人丁不存,本座有何理由放过崆峒派。
田宇:既然上官教主不放过,那崆峒派只好拼死一搏,(执剑在手)众人听令,准备应战。
崆峒派所有道士严阵以待。
慕容飞度等人做好冲击准备。
上官一鹤冷笑着,双脚叉开,双臂慢慢高升,脖子后窜出腾腾寒气,寒气极速升腾快速弥漫,一瞬间,整个场地飞沙走石,树木拦腰折断。
慕容飞度和魔教徒躲避寒气。
崆峒派道士执剑的手在发抖。
田宇用尽内力抵御寒气,举剑向上官一鹤刺来。
上官一鹤一闪身,田宇扑空,回身再刺,上官一鹤突然消失。
田宇大惊失色,举剑追寻。
一股强大寒气旋转着自上而下扑下来,又旋转着裹住田宇,田宇手上的剑落地,他在寒气的漩涡挣扎,寒气越来越重,他渐渐冰化,最后化成一座冰雕。
崆峒派道士挥剑杀过来,冰魔教人马冲上去,两方人马杀得难解难分。
慕容飞度铁扇子上下飞舞,罗覆手的铁笔横冲直撞。
寒气过后,崆峒派山门前,遍地沙石和折断的树木,田宇的冰雕立在中间,旁边是崆峒派道士的尸体。
3、日,内
峨眉山清风派议事大厅七星道长议事,掌门道长逍遥子,老二杨逍,老三苏华,老四胡宇,老五刘景轩,老六方志,老七段飞熊。
杨逍:大师兄,上官一鹤业已练成血煞冰寒功,成立冰魔教,自称教主,在江湖上大开杀戒,把崂山派华山派赶尽杀绝,又灭了有杀父之仇的崆峒派,江湖人人谈魔色变。
逍遥子捻须道:难怪十多年寻他不着,原来躲在暗处练功,峨眉山清风派愧对天下武林,愧对师傅他老人家在天之灵。
方志:大师兄,自从丢了秘籍,师傅跪死圣祖堂,我们就一刻也没放弃对上官一鹤和秘籍追踪,师傅不会怪罪。
逍遥子:可毕竟没结果,如今的上官一鹤不是当年坐在二师弟肩膀上撒尿的八师弟,若追回秘籍,谈何容易。
杨逍:大师兄,我们眼下最担心的不是秘籍。
逍遥子点点头:我们担心的是他来寻仇。
苏华:上官一鹤六岁上山,得师傅慈爱,与大师兄亲若父子,就算成魔也该尚存一丝人性。
杨逍:三师弟,即便尚存一丝人性,也抵不过此时的魔性,真的不能不防。
逍遥子捻着浓须:我们清风派紧闭山门,与江湖不相来往多年,也算平静,可这平静已是过去。(向杨逍)二师弟,你马上下山,把诸葛师叔请来。
4、日,内
辽州城百里香客栈,血刺子带着薛府仆人长贵走进来。
血刺子:(拱手)掌门,这是薛府仆人,就是他把那个死婴抱到山上烧掉的。
江正夫斜眼瞅着长贵:你说实话,老夫奖赏你,不然的话,走不出这个门。
长贵点头哈腰:小的知道,小的知道。
江正夫:薛家庄薛老爷子的儿子真死了么?
长贵:千真万确,是小的抱到山上烧的。
江正夫:你看清楚了?
长贵:小的天生胆小,本来不想看,可让一块石头绊倒,死婴从怀里摔出去,小的抓起,无意瞅一眼,死婴虽面部扭曲,但感觉是少东家。
江正夫:这里没有感觉,只有是或不是。
长贵点头哈腰:是!是!
江正夫:面部扭曲?
长贵:是面部扭曲。
江正夫:你认为是怎么死的?
长贵:这小的不清楚,我们乡下死婴是常有的事儿,大都面部扭曲。
江正夫:哦,去吧!此事不要对外声张,若不听话,你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站着说话。
长贵点头哈腰退出去。
血刺子:掌门,这个仆人不会说谎。
江正夫:可他的眼睛会说谎,老夫细细揣摩了,普天之下,能得此天机的绝非老夫一人,若真是如此,也许有人从中作梗。
血刺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江正夫:到山里找块清静之地,招兵买马,壮大天龙教实力,待十七年后,鸟儿长成,自然会飞出窝。
5、日,内
薛府,柳青茵卧室,薛爷推,门走进来。
柳青茵放下手上账本,看着薛爷:难得老爷还能想到我这儿。
薛爷看着桌上账本,坐下去:这么多年,夫人一直为薛府操劳,老夫深感歉意。
柳青茵:都老夫老妻,说这个干嘛,我没为薛家留一男半女,有愧于薛家列祖列宗。
薛爷:这不是夫人的错。
柳青茵:现在谁对谁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秀娘终于为我们薛家延续香火,竟出现这等事。
薛爷:老夫也不愿意,但实在没办法。
柳青茵望着薛爷:你说什么?
薛爷猛地回神,胡乱道:虎毒不食子,也许都是天意。
柳青茵:你用天意向秀娘解释能行得通么?
薛爷:还解释什么,她把我扫地出门。
柳青茵:换成我也这样,怪不得秀娘。
薛爷:老夫不怪秀娘,可不忍她受苦。
柳青茵:失子之苦难免,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薛爷:是!恳请夫人替老夫多多安慰秀娘。
柳青茵:这个你不说,我也会做。
6、日,内
罗盘山,冰魔教总部,上官一鹤坐在虎皮榻上,慕容飞度、罗覆手、江南孤独怪郎辛、滴血剑丁布衣分列左右。
上官一鹤:自冰魔教成立以来,仰仗各位鼎力相助,所向披靡,江湖再无敌手。
众人起立,拱手,齐声:教主神武天下,属下理当效力。
上官一鹤用眼神示意坐下:本座灭了崆峒派,报了血海深仇,了却一桩心事,关于冰魔教,慕容飞度,你有何高见?
慕容飞度站起来:教主,属下认为我们冰魔教已经成为天下武林众教之首,该有个正规建制。
上官一鹤哈哈大笑,望着慕容飞度和罗覆手:那本座令你们两位着办此事,越快越好。
慕容飞度和罗覆手拱手:遵命!
上官一鹤:本座还有一桩心事念念不忘。当年,本座父母双亡,得峨嵋山清风派掌门阳子尊收留,拜其为师,成为他第八个弟子,后因触犯道规要挑断经脉,师傅顶着江湖压力,只把本座赶下山,若没有师傅,就没有本座今天,选个好日子,把这桩心事做个了结。
7、日,内
峨眉山清风派议事大厅,手持羽毛扇的诸葛嵩和杨逍走进来。
逍遥子迎到门口,拱手:师侄拜见师叔。
诸葛嵩:掌门师侄免礼!
逍遥子:(向杨逍)二师弟,告诉几位师弟师叔来了,等一会儿过来拜见。
杨逍拱手而去。
逍遥子陪着诸葛嵩来到正厅,落座。
一个小道士上了茶。
逍遥子:师叔,大老远的把您请来,师侄实在过意不去。
诸葛嵩:掌门师侄这说哪里话,自从你师傅仙逝,师叔就少了登山的次数,好在清风派有掌门师侄执掌,师叔也就放心。
逍遥子:谢谢师叔!可如今师侄开始不放心了。
诸葛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放下,望着逍遥子:因为上官一鹤?
逍遥子:是!上官一鹤练成血煞冰寒功,在江湖大开杀戒。
诸葛嵩:我听杨师侄说过,掌门师侄怕上官一鹤登门寻仇?
逍遥子:这只是师侄的担心。
诸葛嵩:掌门师侄担心不无道理,只可惜你师傅,你师傅一生磊落,菩萨心肠,到头来害了自己,也害了天下武林。
逍遥子:这是师傅他老人家没料到的,更没料到的是一念之仁放过上官一鹤。
诸葛嵩:料到又能如何,向善之人总是给别人一条活路,留给自己的却是死路。
逍遥子:清风派以后要走的路不知活路还是死路。
诸葛嵩:上官一鹤已经成魔,若灭绝人性,登门之时便是清风派灭门之日,自然是死路。
逍遥子:师叔,难道血煞冰寒功就没有破解之法么?
诸葛嵩摇着羽毛扇,沉思着:恐怕没有,不然,先祖峨眉老叟就不会把秘籍置于只许历代掌门入内的圣祖堂,令后世不得染指。
逍遥子:先祖独创此功就怕有这么一天。
诸葛嵩望着逍遥子:上官一鹤是怎么偷走的?
逍遥子:上官一鹤天资聪慧,六岁上峨眉山,得师傅喜爱,很有可能随师傅去过圣祖堂。
诸葛嵩:原来如此。
逍遥子:师叔,既然没有破解之法,我们清风派只好硬着头皮,坐等上官一鹤登门。
诸葛嵩沉思片刻:世上没有绝对的武功,据说先祖练此功用二十年,而上官一鹤只用一半的十年,他再聪明,功力也只能达到其中六成。
逍遥子惊喜道:这又如何?
诸葛嵩:血煞冰寒功属绝世阴功,阴阳相冲相克,趁着上官一鹤六成功力,或许有一种阳功可以一试。
逍遥子:嵩山少林寺惠明大师乾坤霹雳火。
诸葛嵩点点头:惠明大师乾坤霹雳火配合他的飞天童子功。
逍遥子:不知大师能否出手?
诸葛嵩:一个清风派事儿小,天下武林事儿大,我想大师不会拒绝。
逍遥子起身拱手:那就请师叔辛苦一趟。
诸葛嵩站起来:事不宜迟,我即刻起程。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唐(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微信:
QQ: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1.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举报
信息: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