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视剧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200万
发布日期:2022-06-27 09:50:24     浏览量:8829
【冰峪双龙剑】根据部分史实,为辽宁省大连市四A级旅游景点冰峪沟精心打造的玄幻武侠剧,完稿,首次推出,留有伏笔,可有续部,如有合作意向者,请联系!
★★★★
【冰峪双龙剑】 梗概
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携百员战将率数万大军赴辽东征讨高句丽人,夜驻冰峪,用伏羲大帝之佩剑八卦剑锁黄海龙王之子黑黄二龙肉身于月剑谭,寻剑未果。
两年后,黑黄二龙托梦欲求解脱,太宗皇帝派镇远将军薛忠义赴冰峪寻剑,无果而逝。
数年后,李氏王朝遭受两大灾难,黑龙元灵安禄山兴兵反叛未成,空使百姓遭殃。后来,李氏王朝几经周折至后周,黄龙元灵赵匡胤未及兵戈,黄袍加身,建立宋朝。
千年后清朝中期,黑龙元灵不服黄龙元灵道行,欲再度兴乱。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师破解天机,为救黎民于灾难,抚养薛忠义将军后世薛爷之子,传授其武功,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时再度寻剑,阻止黑龙元灵作乱。
西域天教掌门江正夫嗜宝如命,获悉天机,赶往冰峪,不择手段,欲得倾城之宝的八卦剑。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恐八卦剑重见天日而制其无敌的血煞冰寒功,也极力阻挠。
于是,因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剑,一佛一魔一道纷争迭起,正义和非正义竞相角逐,演绎一曲浓浓的亲情爱情故事。
★★★★
【冰峪双龙剑】主要人物:
少君:镇远将军薛忠义后世子孙,薛爷之子,八卦剑寻剑之者,得玄一大师真传,仗剑行走江湖,一身正气,与冰魔上官一鹤之女清瑶周旋于上官一鹤和江正夫之间,后拔出八卦剑,解救天下百姓。
清瑶: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鹤亲生女儿,嫉恶如仇,爱憎分明,促使上官一鹤由魔性回归人性。
薛爷:朝廷退隐之官,命中无子嗣却晚年得子,为人正直豪爽,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兑现为国为民的大义之心。
玄一大师:冰峪圣水寺得道高僧,身入佛门,心系百姓,洞悉黑龙元灵欲再度作乱,与薛爷用偷梁换柱之法换出薛爷之子,亲授武功,待十八年后拔黑黄二龙身上八卦剑,阻止黑龙元灵作乱。
上官一鹤:冰魔教教主,练就血煞冰寒功,由人成魔,怕汲取日月精华的八卦剑重见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捉拿寻剑者,后因亲生女儿清瑶,由魔成人,自毁功力,将血煞冰寒功秘籍归还清风派圣祖堂。
江正夫:西域天龙教掌门,一生嗜宝如命,为人奸诈,不择手段,要得到倾城之宝的八卦剑。
★★★★
【冰峪双龙剑】看点之一
世间万般情,唯亲情至大。
★★★★
冰魔上官一鹤六岁时失去双亲,练成血煞冰寒功,由人变成冷酷无情的魔,后来,遇到亲生女儿清瑶,亲情回升,由魔成人。渲染一个永恒的主题,人世间,亲情至大。
择取一场亲情戏,上官一鹤得知自己还有个女儿的场景戏。
女孩是送来给上官一鹤补功的,以往补完功的女孩都因冰寒而死。女孩一出场,上官一鹤由女孩太像成魔前的恋人小尼姑绿瑶开始,再到女孩会绿瑶传授的清风柔指功,最后到有意义的名字清瑶,清瑶是绿瑶和上官一鹤俗名文清的构成名,便认定清瑶就是自己没见过面的亲生女儿。其中,有慕容飞度及魔教徒的心理和表情变化强化剧情,无人敢骂冷酷残忍的冰魔上官一鹤竟然还有温情一面。
★★★★
19、日,内
慕容飞度带着魔教徒押着女孩进了峪宫。
慕容飞度上前拱手:教主,人送到。
上官一鹤斜躺在虎皮榻上,闭着眼睛:哦,还没让本座等得失去耐性。
慕容飞度一使眼神,两个魔教徒把女孩推到上官一鹤面前。
女孩挣扎着大叫:快放开我!
上官一鹤慢慢睁开眼睛,斜眼瞅瞅女孩,突然瞪大眼睛,一下子从虎皮榻上坐起,直勾勾看着女孩,一动不动。
慕容飞度望了望愤怒的女孩,又望着上官一鹤,铁扇子凝在手上。
两个魔教徒也傻傻地看着教主,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上官一鹤站起来:快松绑!
两个魔教徒看看慕容飞度,慕容飞度还是望着上官一鹤,铁扇子仍然凝在手上。
女孩:听见没有,叫你们松绑!
慕容飞度猛地愣过神,一使眼神,两个魔教徒给女孩松了绑。
女孩使劲活动胳膊,瞪着魔教徒,嘟囔:不知轻重的东西!
一个魔教徒举起刀。
上官一鹤:住手!
魔教徒放下刀,低着头,退到一边。
上官一鹤继续注视女孩,眼神渐渐明亮。
女孩盯着上官一鹤,大声质问:干嘛把我捆到这黑布隆冬的鬼地方,还要见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丑八怪。
慕容飞度铁扇子使劲甩开,见上官一鹤没反应,又乖乖合上。
上官一鹤坐回去,温和道:姑娘,先别管为何把你捆到这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飞度刚想张开的铁扇子又僵在手上,看着上官一鹤。
女孩: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干嘛要回答你的问题。
上官一鹤:要我回答你什么问题?
女孩:干嘛把我捆到这黑布隆冬鬼地方,还见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丑八怪。
上官一鹤脸色有点变化,慕容飞度把铁扇子摔在手上,魔教徒两双大手直取女孩。
女孩后退一步。怒喝:再往前一步,本姑娘就不客气。
两个魔教徒强行攻击。
女孩快速运转身体,向后弯成一道彩虹躲过。
两个魔教徒继续攻击。
女孩站稳脚跟,展开双臂,十指分张,瞅准机会,在两张脸上啪啪贴了一巴掌。
上官一鹤张大嘴巴,死死盯住女孩。
两个魔教徒发红眼睛一交接,摆出慕容飞度独创的双煞扣鬼门招式,分上路下路扑去。女孩双手合拢,中指冲天,然后一平,朝上路魔教徒头上一点,魔教徒陡然倒地。下路的看上路失手,胡乱攻击,女孩回转身子,又是一击,下路的倒在同伴旁边。
慕容飞度脸色大变,一甩铁扇子,跳了出来。
上官一鹤大喝:休得无礼!
慕容飞度和女孩都被震住,同时看着脸色突变的上官一鹤。
上官一鹤站起来,踱两步,回头:姑娘,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女孩:快放本姑娘出去,不然捣破你这鬼窟。
上官一鹤:姑娘,你身手很好,功夫跟谁学的?
女孩得意洋洋:我娘。
上官一鹤:哦,那你娘叫什么名字?
女孩:干嘛告诉你。
上官一鹤:告诉我,就放你出去。
女孩仰着头:当真?
上官一鹤:一言九鼎!
女孩:哼,你那么丑,本姑娘怎会信你。
上官一鹤:呵,信不信跟丑有关吗?
女孩:看着都不舒服,怎么能信。
上官一鹤笑道:看来是真得丑,那我对天发誓,(右手指天)如果不守诺言,天打雷劈。
慕容飞度张大嘴巴,扇子在手上颤抖,地上两个魔教徒也大张嘴巴,忘记现在该干什么。
女孩看着上官一鹤:那好,信你一次,俺娘江湖人称玉蝴蝶,别的就不知道。
上官一鹤踱步,低声念叨,猛一回头:你今年多大?
女孩不加思考:十七。
上官一鹤语气微微颤抖,急促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厉声喝道:你有完没完,放不放本姑娘?
上官一鹤:放!放!不过,还望姑娘能施舍最后一个问题。
慕容飞度嘴巴闭上又张开,还砸吧两下,地上两位还是那么躺着。
女孩:最后信你一次,本姑娘叫清瑶。
上官一鹤低声念叨:清瑶,好听的名字。
女孩又是得意洋洋:那当然,俺娘取的,俺娘还说有意义呢。
上官一鹤:哦,就一个名字,还能有什么意义。
清瑶:不许你胡说,娘说等将来见到爹就知道。
上官一鹤:你爹不在身边?
清瑶:生下来就不知爹啥样,人家都有,我没有,娘说爹在很远地方,我就偷着跑出来找。
上官一鹤:孩子不能没爹的,你娘为何不给你再找一个?
清瑶眉毛挑起来,怒喝:你这么说娘知道会撕烂你的嘴,娘说在等爹,爹也在等我和娘。
上官一鹤背过身,一挥手:把清瑶姑娘送出去!
清瑶转过身,向外走去,两个魔教徒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后面。
慕容飞度看了上官一鹤一眼,转身要走。
上官一鹤:慕容教辅。
慕容飞度回身,拱手:属下在!
上官一鹤:以小姐的身份好好招待,若有差错,就拿你试问。
慕容飞度:(拱手)遵命!(转身离去)
上官一鹤张开双臂,仰天长笑:哈哈,我上官一鹤一生杀人无数,作恶多端,老天却没有负我。
★★★★
择取其中的一场武戏
1、日,外
辽州城北城门外。
江正夫冷冷地望着少君:军师,你知道该怎么做。
血刺子执剑拱手:属下明白。(一转身,跳到少君面前)
少君执剑抱拳:这位前辈可是西域第一杀手霍健霍前辈?
血刺子提着剑,冷笑:算你有点眼力,但你听没听说过剑出鞘必饮血的血刺子。
少君:听说过,没见识过。
血刺子一副得意神情:哦,那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不过,惹血剑从不饮无名之辈的血,报上名来。
少君微微一笑:有名有姓却也无名无姓。
血刺子望着少君:此话怎讲?
少君:前辈惹血剑下的亡魂本来有名有姓,可最终不都是无名无姓么?
血刺子冷笑道:说得好!只要报上名来,就让你有名有姓。
少君:前辈抬爱了,可惜这有名有姓跟前辈没任何关系。
血刺子:那跟谁有关系?
少君:跟我自己。
血刺子:既然如此,废话少说,看你自己如何能保个有名有姓。
清瑶使劲握着婉儿的手,看着少君,眼神里充满担心。
少君笑了笑。
双方提着剑,注视着对方,在自己的位置活动脚步,两柄剑在各自手上跃跃欲试,集中所有人的目光。
瞬间过后,两道剑光拖两条敏捷的身影极速冲来,砰然相撞。
一柄剑出鞘必饮血的惹血剑,一柄暗藏杀机的无名剑,时而碰撞之声轰然,似旱地春雷,时而剑光闪烁,飞花如炽。
少君跃空而起,剑走龙蛇,势如灵光,气若流云。
血赤子凭地高升,剑使险招,招招出险。
十个回合过去,两条身影腾空遁地,背剑正击,各不相让。
江正夫玄羽掸呆在手上,一双三角眼随着少君招式不停转动。
三十个回合过去,两只剑还在频频出击,撞击声越来越大,伴随惨烈的声音和刺眼的光亮,不分上下。
江正夫的玄羽掸还呆在手上,神情也渐渐惊讶,这个无名少年竟然让西域第一杀手的血刺子无懈可击。
血刺子满头大汗,回望了江正夫一眼,迅速调整剑路,惹血剑在他手上以排山倒海之势扑来,招招凶狠。
【旁白】剑术心术,剑搏心搏,心躁剑乱,心稳剑平,。
少君想起师傅的教导,手上的剑稳中有致,化解惹血剑的攻击,使惹血剑招招落空。
血赤子狂凌之心大起,浑身的燥热越来越强,已经达到极巅,他忘记了江正夫的话,他认为对手在故意侮辱自己,他把惹血剑舞成剑气惨然的天外之光,他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欲念,剑出鞘必饮血,他要剑剑欲血,他要招招致命。
江正夫大骇,玄羽掸一甩,刚要阻止血刺子,但是,他又目瞪口呆。
少君依然不慌不忙,化解了血刺子所有凶狠的招式。
血赤子实在忍无可忍,用最厉害的翻江倒海刺蛟龙的招式直取少君喉咙。
少君被迫倒退,脚底一滑,又连退几步。
血赤子大悦,挺剑直击。
清瑶面容大变。
江正夫睁大眼睛,手上的玄羽掸微微抖动。
少君在血刺子猛烈的剑势中无力招架,继续后退,手上剑也失去灵性。
血赤子狂心大悦,仿佛失去了理智,惹血剑像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直逼少君喉咙。
少君突然迟钝,血赤子见机,大喝一声,猛刺过去。
清瑶痛苦地闭上眼睛。
江正夫顿然醒悟,自言自语:倾城剑法暗藏杀机的诱敌深入,便疾呼:快收手!
血刺子哪里听得到,惹血剑离少君喉咙只有视觉瞬间,少君身体突然后倾至地,形成一道漂亮的少于半圆的圆弧置于地上,惹血剑扑空。
与此同时,少君把右手的剑传至左手,没等血赤子再次回剑,右手竖起食指和无名指捏住惹血剑剑尖,轻轻一送,身体随惹血剑挺起。
血赤子退后两步,惹血剑被牢牢钳制,他慌忙抽剑,惹血剑不听他的摆布。
少君用内功沿着惹血剑攻击血刺子。
血赤子慌忙用内功抵御,双方对峙着,血赤子右手渐渐发麻。
江正夫知道血刺子败局已定,不慌不忙注视面前一切。
少君和血刺子继续对峙,血赤子的攻击力渐渐没失,但他要做最无奈也是最后的一击,平起五指并拢的左手,朝少君胸前迅猛刺去。
少君左手持剑一挡,血赤子来不及收手,只听“喀嚓”一声,血刺子也大叫一声。
江正夫向莲花四女:快!快!
少君右手一松,血赤子退出十几步,仰面跌倒,惹血剑落地。
二、日,外
红黄粉白四色衣服的莲花四女像四朵风中彩云急速飘来,个个俏目凶然,挑剑斜躯,轻挪莲步,布起莲花剑阵。
少君提着剑,警惕地注视围着自己挪动脚步的四女。
莲花四女对视片刻,四柄莲花剑同时出手,少君举剑迎击。
一柄倾城剑与四只彼此呼应的莲花剑瞬间交融,倾城剑似雨后莲蕾,波彩熠熠,莲花剑如风中荷面,飘忽闪烁。
几个回合过去,少君在莲花剑丛中左挥右舞,要寻找突破口,无奈四女配合得天衣无缝,使莲花剑阵如铁桶一般。
莲花剑阵以东西南北四方为主,兼顾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个副方向,运作时,上下飞舞,左右游龙,急如骤雨,缓若清溪,形成疏密有致的莲墙,囚敌人于剑阵之中。
江正夫大喜,一甩玄羽掸:捉拿臭丫头!
十几个天龙教徒挥舞兵器,奔向清瑶和婉儿。
少君看见清瑶和婉儿被天龙教徒纠缠,急得大汗淋漓,他要寻找机会腾空,却被莲花剑主剑天虹识破,一使眼神,就在少君要运作时,四柄莲花剑同时制空,少君被迫放弃。
清瑶和婉儿各自为战,抵挡此起彼伏的兵器,婉儿右臂被一个天龙教徒刺伤,鲜血直流。
清瑶避开敌人,跳到婉儿背后叫道:快走!
婉儿:要走一起走。
江正夫掂着玄羽掸:今天谁也走不了!
少君听到清瑶和婉儿呼声,心中急火腾腾升起,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
天虹大喊:别给机会。
其他三女各自调整剑路,加强招数,把少君逼成四面风侵无可奈何的笼中猛虎。
少君只好收回二指,集中精力挺剑招架,他开始稳定心绪,调整剑法,致使四柄莲花剑只能外围剑光流泻。
莲花四女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喜色。
少君思维急速运转,双目注视每一柄莲花剑,终于,他发现四柄莲花剑虽说齐头并进,但总有一柄剑速迟缓,似做休息状。
少君喜出望外,把目光落在位于南面的天雨身上,就在天雨剑气迟缓时,他迅速躲开三剑,挥剑向天雨刺去。
天雨大惊,挺剑招架。
两剑相遇,天雨右臂被划破,莲花剑震落在地。
三女急转方向,挥剑扑来,欲成新的合壁。
少君已经跳出,挥剑砍杀包围清瑶和婉儿的敌人,拉起她们就跑。
江正夫脸色大变,挥舞玄羽掸:快追!
莲花三女和天龙教徒向三人追去。
清瑶在前面搀着婉儿,少君挥舞倾城剑边战边退。
莲花三女和天龙教徒不肯放松。
少君三人退到小峪河岸边,河面很宽,河水湍急。
清瑶焦急地望着少君,少君把剑插在后背上,气运丹田,内力骤腾,扯着清瑶和婉儿在河面上飘然而过。
追来的三女和天龙教徒止住脚步,目瞪口呆。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唐(个人)
所在地:
全国
电话:
微信:
QQ: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1.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
×
举报
信息:
玄幻武侠电视剧【冰峪双龙剑】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