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影

《一碟小菜》青春励志社会现实喜

¥10万
发布日期:2019-10-16     浏览量:6296
操作: 评论(0) 管理 收藏
一碟小菜
跨国追踪
(如国内拍摄,相关事项可修改)

编 剧:银河水
电话:13562732721(微信同号)
QQ: 1798290992
版权:国作登字-2018-A-A0099848
故事题材:当代
电影类型:动作 喜剧 励志
剧本字数:5万字
完成状态:完成
拍摄地点:国内外均可
影片时长:120分钟
(备注)剧中地址设计为国内外联合拍摄,如条件不允许,则可以全部改为国内场景。
一句话故事:
坊间忽悠探王接到一件寻找继承人的看似简单的小任务,没想到却意外卷入一场轰轰烈烈地追杀和营救。
百字梗概:
为了寻找远在美国的大富豪继承人,一大帮和财产有关或无关的人齐聚洛杉矶(或国内某大城市),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杀和营救。该故事呈献给我们的不但有视觉欢笑、爱情亲情、动作冒险,还有让人们在面对金钱时内心深处的考量。

人物小传:(姓名年龄等暂定)
黄金福:男,三十多岁,虽然有些好逸恶劳缺点,但凭借他的小聪明还打出一个京城第一探的称号。但是,随着女儿病重而亟需一笔巨款,无奈何卷进这场财产争夺大戏。
赵天龙:男,四十多岁,天龙国术馆馆主,尽管命运多舛,却一直抱定放弃发扬中国武术的信念。可是,在他新武馆即将开业之时,却又卷进一场厮杀。
马旭升:男,25---30岁,他身在异国他乡,却是一个不忘中华血脉,并为了慈善事业,心怀悲悯天下的新时代有为青年。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大富豪流落国外的继承人,却在一场被追杀之后因祸得福,父子重逢。
马旭东:男,28---35 岁,因为不务正业被父亲剥夺继承权而心生恶念,决定远赴美国,除掉同父异母的弟弟。
张佳慧:女,24---26岁,她是赵天龙的徒弟,更是一个善良的中国女孩。她在无意中救得马旭升后,也终于将师父拖下水,经受种种磨难后,也最终收获爱情。
其余人物略。
故事梗概:
身患癌症的京城隐形富豪马长发为了寻找到在美国的小儿子马旭升回来继承自己价值500亿的遗产,派人找到民间号称私家侦探之王的黄金福。
马旭升正在图书馆工作,哥哥马旭东雇的打手魔兽带着两男一女的手下闯进图书馆,打算强制带走马旭升,巧遇黄金福为求自保出手相斗,马旭升趁机脱逃。
黄金福与马旭升携手翻墙逃进武官后院,并终于知道马旭升便是自己要找的人,急忙把马长发委托之事告诉马旭升,并纳闷谁在背后追杀马旭升。
魔兽派出哈尼哈卡进入武馆去侦察并误烧武馆,黄金福等人仓皇逃至门前,发现张佳慧还没出来,马旭升率先闯进火海中接应出张佳慧。
赵天龙驾驶超级功夫中巴带着黄金福等人冲出火海,却被一直等候的魔兽等人迎面截住并被一路追击。赵天龙在魔兽的追击下将对方的车辆撞到湖里才得以逃脱,却又被及时赶到的马旭东等人联手追击。赵天龙决定帮助黄金福和马旭升逃离,双方展开了猫捉耗子的游戏
黄金福率领众人按照约定赶往预定机场,没想到马旭东又找寻了另一拨黑道金刚,并在警察赶到之前抓走了黄金福与张佳慧。
马旭东以人质威胁,要求马旭升给老爷子打电话,把钱转到他在国外的银行账户上,不然杀掉张佳慧和黄金福。马旭东为了让黄金福说出马长庆迎接马旭升的最终接送时间和地点,拿出一百万美元现金收买黄金福却遭到拒绝。
马爷眼见形势危急,从北京赶到洛杉矶并见到离别20年的马旭升。马旭升的母亲在南极科学考察,马爷听闻影子所见所闻,得知陷入疯狂的马旭东决定连他一块杀害,惊怒之下也联系美国的一些朋友准备自救。
马爷与黄金福、马旭升、张佳慧义无返顾地联手前往指定地点救人。
剧本正文:
(伴随以下画面打出导演制片编剧等演职人员相关字幕。)
1、大街上,日,外
早晨。
阳光明媚。
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梭。
一辆半新不旧的汽车(汽车款式因地制宜)缓缓停在马路边的停车位上。
车门缓缓推开。
黄金福缓缓把车门打开一道缝,伸出脑袋面无表情地向人行道上左右张望着。
人行道上三五行人,南来北往,行色匆匆。
黄金福迅速开门下车,整了整西装领带,走向一间门面房。
黄金福一边向前走着,一边抬眼仰视着前面的门面房的招牌。
(门面招牌特写)包满意二手车国际交易中心

2、二手车交易市场营业厅,日,内
营业厅内。(简陋摆设,因地制宜)
A、前台。
墙壁正中悬挂着《包满意二手车国际交易中心》的牌匾。
牌匾下放着一张写字台当做前台。
房间中另有桌椅沙发等物。
黄金福推开玻璃门匆匆走进来。
前台小姐微笑着迎接招待。
前台小姐:先生,您……
黄金福冲着前台小姐摆摆手,大声招呼着径直走向前台另一侧。
黄金福:小马,马兄弟?来来来,我把车开来了,你看给多少钱?
B、营业厅另一侧。
小马正与一位客户对面而坐地商谈业务,听到喊声,转脸看着黄金福大声呼喊着匆匆走过来。
小马:哦,黄先生呀,您稍等,我这边……
黄金福疾步上前,冲着小马对面客人打个招呼。
黄金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点急事儿,有点急事儿。
黄金福不由分说,扯起小马往前厅大门前就走。
小马:(不耐烦地挣扎着)哎哎哎——黄先生,你松手,松手啊。
黄金福拖着小马走到玻璃门前,突然站住,紧张地看向玻璃门外。
B、营业厅内的玻璃门前。
黄金福看到玻璃门外,四五个追债人缓缓走近黄金福的汽车。
其中一人指点着黄金福的汽车说着什么,另外几人嘻哈大笑。
(特写)黄金福脸色紧张稍显惊恐地瞪大双眼,紧抓小马的手下意识地缓缓松开。
小马站住身子,诧异地看着黄金福。
小马:黄先生,怎么啦?
黄金福好像猛然醒过神来,急忙推开玻璃门冲了出去。

3、二手车交易市场门外,日,外
黄金福强作镇静推门而出,向着自己的汽车紧跑两步,猛然又站住。
已经走到黄金福汽车跟前的几个人看见从玻璃门里跑出来的黄金福,不约而同地转脸看向黄金福,其中两三个人冲着黄金福匆匆地走过来。
黄金福故作轻松,满面笑容地冲着几人抬手打个招呼,又冲着几人身后的大斌哥微微一笑。
黄金福:嗨,大斌哥,这么巧啊。
大斌哥微微一笑,正要说话。
可是黄金福不等大斌哥说话,突然转身拼命便跑。
几个追债人猛然醒悟,撒腿便追。
大斌哥:(大喊)站住,别跑——
黄金福好像没听见似的拼命跑进一条小巷,很快看不见身影。
几个追债人也飞快地追赶着。
大斌哥站在黄金福汽车前暴跳如雷,冲着黄金福消失的方向大喊大叫。
推出片名——疯狂大营救

4、小巷口,大街上,日,外
黄金福气喘吁吁地跑出小巷口,回头看看身后,疲惫不堪地倚在巷口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黄金福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不时地回头看着身后。
黄金福手机响起。(手机铃声:“手机一响,黄金万两”,如担心版权,可考虑别的可笑铃声。)
黄金福摸出手机,伸手抹了把脸上头上的汗水,盯着手机屏幕稍稍愣了片刻,思量一下,咽口唾液,接通。
手机里传出大斌哥的怒吼声。
黄金福急忙把手机远离耳朵。
大斌哥:(画外音,或分屏,以下类同。生气地)黄金福,你他妈跑猪跑不了圏……
黄金福:(请求,无奈)大斌哥,我会还钱的。
大斌哥:(画外音,暴怒)还还还,超期半个多月了,啥时候能还?连他妈见你一面都这么难。
黄金福烦躁地挂断电话,紧张不安地四下张望一下,手中抓着手机匆匆顺路向前走去。
黄金福走出两步,手机又响起。
黄金福拿起手机看着却不接通,匆匆向前走了几步,手机持续响着。
黄金福无奈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大斌哥的咆哮。
大斌哥:(画外音,怒喊)敢挂我电话!黄金福,三天不还钱,你这辆破车……
黄金福狠狠地又挂断电话。
黄金福:(轻声咒骂,嘀咕)有种你他妈再打过来。
黄金福顺着大街人行道匆匆向前走着,迎面驶过来一辆出租车。
黄金福伸手招呼。
出租车缓缓掉头,停在黄金福面前。
黄金福拉开车门,忽然又关上,冲着司机摆摆手,示意不坐车了。
司机:(不满嘀咕)毛病!
出租车缓缓开走。
黄金福顺着出租车开走的方向一溜小跑着。
黄金福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向身后,一辆公交车快速驶来,很快越过黄金福。
黄金福冲着公交车招着手,加快脚步向前追赶着,手机却又响起。
黄金福匆匆瞄了一眼手机,并未接通。
很远处站牌下空无一人,公交车缓缓停下,车上下来一人。
黄金福拼朝着公交车使劲招手,听着手机铃声拼命向前跑着。
手机铃声停止。
黄金福还离着站牌处有几十米,公交车关闭车门,缓缓起步,渐渐远去。
黄金福无奈的放慢脚步,缓缓向前走着。
黄金福:(小声咒骂)操你妈。
黄金福手机重新响起。
黄金福看也不看手机号码,狠狠接通电话。
黄金福:(怒吼)你他妈有完没完!?
马长庆:(画外音,平静地)黄先生,好大的火气呀。
黄金福一愣,缓缓站住脚步,前后张望着。
黄金福:(强作平静)你是谁?
马长庆:我叫马长庆,想请黄先生帮个忙。
黄金福:(不耐烦)没空,我忙着呢。
马长庆:佣金,一百万。
黄金福:(生气,做派)什么佣金不佣金的?老子缺钱吗?老子现在没空,别说一百万,就他妈!(黄金福一怔,惊疑)一百万?(惊喜)成交(这句或者砍掉?)。

5、娱乐城,包间内,日,内
豪华包间内灯光昏暗,(沙发茶几等设置因地制宜)
电视屏幕里播放着色情视频(或者别的适合娱乐放的视频)。
正对电视屏幕的沙发上。
马旭东左拥右抱着两个衣着暴露的性感美女正在亲热。(尺度因地制宜)
姚庆安夹着一个黑色皮包推门进来。
马旭东坐直身子招呼姚庆安。
马旭东:(笑着埋怨)你这家伙,怎么才来?
马旭东说着话指着沙发一头,示意姚庆安坐下。
姚庆安把皮包放在沙发前茶几上,坐在沙发一头。
马旭东轻轻把美女甲推向姚庆安。
马旭东:伺候好安哥,少爷有赏。
美女甲倒了杯酒端着做到姚庆安身边,温柔的把酒杯送到姚庆安嘴边。
美女甲:(娇滴滴)安哥,我想死你了。
姚庆安伸手接过酒杯。
美女甲顺势坐在姚庆安身边,黏到姚庆安身上。
姚庆安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把美女甲搂在怀里。
马旭东身边的美女乙也从桌上端给马旭东一杯酒。
马旭东举起酒杯冲着姚庆安示意,两人虚碰一下,一饮而尽。
两个美女分别接过空酒杯,放在桌上倒酒。
马旭东:还没死吗?
姚庆安苦笑着摇摇头。
姚庆安:没有,还出现点儿意外。
马旭东一怔,坐直身子。
马旭东:什么意外?

6、咖啡厅,包厢,日,内
包厢内光线柔和。(因地制宜摆设)
黄金福与马长庆对面而坐。
黄金福十分怀疑地盯着马长庆。
黄金福:(狐疑)找个二十五岁的大小伙儿,一百万?
马长庆:若是黄先生觉得不合适,价格好商量。
黄金福:不是不是,不是嫌少,这么点小事儿,钱可不少,您?不是耍我吧?
马长庆微微一笑。
马长庆:这种事儿对黄先生来说,或许是小事儿,但是对我们老板来说,万分重要。何况老板知道黄先生是赫赫有名的京城侦探之王,价格低了,对不住您的金字招牌。
黄金福:(有些得意)那倒也是。(依然疑惑)那个——你们是什么人?为啥找他呢?
马长庆微笑着看着黄金福。
马长庆:老板吩咐我做事情,我只会照做,不问不该问的事儿。
黄金福:好吧好吧,看在一百,啊不,看在咱们有缘见面的份上,这活儿,我接了。
马长庆:黄先生果然豪爽。我们所找之人叫做马旭升,二十三年前随着她母亲移民美国。
黄金福:(打断,吃惊)什么什么?美国?他在美国?
马长庆:如果这二十多年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在美国,有什么问题吗?
黄金福:不会让我去美国找人吧?
马长庆:黄先生若是在国内找的到,那就更好了。
黄金福勃然大怒,忽地站起身来。
黄金福:我他妈连鸟语都听不懂,去美国撞天婚吗?
马长庆不动声色地盯着黄金福,微微一笑。
马长庆:黄先生,一百万呐,雇两个翻译也花不多少钱吧?
黄金福略一沉吟,微微一笑。
黄金福:(迟疑,试探)那个——这一百万——是美金吧?
马长庆:是啊,黄先生以为呢?
黄金福:(一笑)我以为——以为是英镑呢。
马长庆呵呵一笑。
马长庆:黄先生真幽默,那这活儿——
黄金福:(故作感慨)哎呀,来回坐飞机,还要请翻译,吃喝花用什么的……
马长庆平静地微笑。
马长庆:加多少?
黄金福迟疑着伸出两根手指。
马长庆:(惊讶)两百万?
黄金福急忙摇头。
黄金福:不不不,二十万,美金。
马长庆轻吐一口气,微微一笑。
马长庆:没问题。
马长庆说着话从兜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缓缓推到黄金福面前。
马长庆:这是订金,五十万美金,事成后付清尾款。
黄金福心急火燎地抬手欲抓银行卡,猛然想起马长庆在对面看着,不好意思地看看马长庆,故作矜持地缓缓把银行卡拉倒面前。
黄金福:那个,那个找——谁……谁来着?
黄金福没记住马旭升的名字,稍显尴尬地看着马长庆。
马长庆:马旭升。
黄金福:啊对,马旭升,有他照片么?
马长庆:有的。
马长庆说话间从兜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黄金福。
黄金福惊喜地接了过来。
黄金福:那就好办了。
黄金福突然愣住。
(照片特写)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少妇面前。
黄金福咧嘴一笑。
黄金福:原来是个女的?
马长庆:那个孩子才是。
黄金福:(大吃一惊)啊!这个小孩?!
马长庆:是啊,这是二十三年前,阿升两周岁时的照片。
黄金福:那,他在美国哪个地方?
马长庆:黄先生真幽默。
黄金福:(愕然,醒悟)现在哪个城市——总该知道吧?
马长庆:要知道哪个城市,我自己就去了。
黄金福:这,美国那么大,这不是大海捞针吗?这也太难了吧。
马长庆:(微笑)不难的话,还用一百多万么?
马长庆说话间站起身来。
马长庆:黄先生,还有要问的吗?
黄金福无奈,茫然,为难却又不舍得这笔钱,表情复杂地摇摇头。
马长庆走到门前又站住脚步,转身回头看着黄金福。
马长庆:对了黄先生,大约多长时间呢?
黄金福好像在思索什么,头也不回地回答着。
黄金福:(有气无力)你想多少时间?
马长庆:越快越好。
黄金福缓缓转过身来,思思量量地盯着马长庆的脸色。
黄金福随着说话,缓缓伸直右手食指,又试探地伸出右手中指,直到伸出三根手指。
黄金福:(故作思索算计,试探地)一个——俩——三个月,三个月怎么样?
马长庆微笑着点点头。
马长庆:好,三个月为限,敬候佳音。

7、女儿病房,日,内
病房全景。
三人间病房。(或因地制宜设置)
最外面靠门的床上住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或因地制宜)。
阿姨没有挂点滴,倚着靠背坐在床上看向窗户。
中间床上没住病人,杂乱地放着一些衣裳或别的东西。
女儿静静地睡在最里面靠窗的一张床上挂着点滴。
刘敏坐在陪护椅上,脑袋趴在女儿床上。
床头橱上的手机开始振动。
刘敏并没有睡着,缓缓直起身,伸手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接通电话并快步走向窗户。
刘敏:(怕惊醒孩子,小声)妈。
刘母:(画外音,或分屏,以下类同)县里那房子卖了。
刘敏:(震惊,大声)妈——
刘敏:你爸说,在县城不习惯,回乡下住着也舒服……
刘敏潸然泪下却不想让母亲听出自己哭泣。
刘敏:妈,不要这样,我们会有办法的。
门开了,马旭升在院长与主治医师等人的陪同下走进病房。

8、娱乐城,日,内
包间内音乐依旧。
只是两个美女已经走了,只剩下马旭东与姚庆安。
马旭东咬牙切齿。
马旭东:妈的,老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
姚庆安默不作声。
马旭东:谁负责?
姚庆安微微一笑。
姚庆安:你说?
马旭东:庆叔?
姚庆安点点头。
马旭东抄起酒瓶对嘴灌了一气,喘着气,瞪着姚庆安。
马旭东:帮我想个辙,亏不了你。
姚庆安微微一笑。
姚庆安:老板对我也不差。
马旭东横了姚庆安一眼。
姚庆安默默微笑。
马旭东:一个亿,老头子不会给你这么多吧?
姚庆安:老板的身价,可不止三百亿美金吧?
马旭东:你!你什么意思?
姚庆安: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哦。
马旭东:(咬牙)一成,三个亿,美金。
姚庆安微微一笑。
姚庆安:东少,你喝多了,改天再聊。
姚庆安站起身。
马旭东:两成。
姚庆安毫不在意,依然缓缓走向门口。
马旭东:(轻声喝到)站住!
姚庆安转过身来,紧皱双眉看着马旭东。
马旭东拎起酒瓶狠狠摔在地上。
当啷一声,酒瓶摔的粉碎。
马旭东:(狠狠)三成,干就干,不干拉倒。
姚庆安默默地笑了。

9、大街上,日,内
黄金福怀里抱着硕大的布娃娃,手里拎着一捧鲜花走出超市。
超市门前的人行道上有个卖面具的老人。
老人周围好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嬉笑着挑选着面具。
黄金福微笑着,爱怜又喜欢地看着老人与孩子们。

10、电梯房前,日,内
电梯门前有许多人等候电梯。
黄金福怀抱布娃娃,手捧鲜花,胳膊肘上还挎着几个鼓鼓囊囊的礼品袋与方便兜。
黄金福挤在人群中等待着,略显焦急地紧盯着电梯显示器,显示器从上到下显示着数字。
大斌哥:(画外音,大声)到了到了,病房楼是吧?到一楼了,等电梯呢。
黄金福浑身一震,急忙转脸看去,却看见大斌哥打着电话走进病房楼大门,打着电话朝这边匆匆走过来。
大斌哥身后紧跟着的两个手下东张西望地四处看着。
黄金福急忙高举鲜花,挡住面容,正想跑向步行梯,却发现来不及了,正想惊慌逃走,电梯门开了。
黄金福不等电梯里面人全部走出来,一个箭步挤进电梯,随手摁了一下六楼按钮。(按键楼层特写)
其余等候电梯的人也纷纷走进电梯。
大斌哥打着电话带着手下也走进电梯。
大斌哥:我进电梯了,妈,您以后长点心吧,有病要早预防呀,好了好了,见面再聊,几楼来着?顶楼啊?好的好的,马上就到。
黄金福躲到电梯最角落,用布娃娃和鲜花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大斌哥打电话的同时,电梯每层楼按时停下,有上有下,大斌哥三个人大马金刀地站在电梯门口正中间。
电梯很快到了五楼(楼层显示器特写)。
电梯里忽然下去很多人。
黄金福与大斌哥之间还有寥寥几人,很难再遮掩下去。
黄金福急中生智,用布娃娃与鲜花遮挡在自己与大斌哥等人之间,很快地蹭到电梯门前。
黄金福正要出门,大斌哥看到黄金福的背影有些眼熟,诧异地“咦”了一声。
大斌哥:哎——你站住。
黄金福好像没听见似地匆匆迈出电梯。
大斌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黄金福的褂子后襟。
《一碟小菜》青春励志社会现实喜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银河水(个人)
所在地:其他内地
电  话:13562732721 此号码共发布29条信息 所属地:查询中…… 查询中……
微  信:13562732721
Q  Q:1798290992
 
信息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此条信息!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ICP证:ICP备15030603号-3 技术支持:分类 v10.2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