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电影

《一路狂奔》青春励志爱情喜剧电影

¥6万
发布日期:2019-10-13     浏览量:1.87万
操作: 评论(1) 管理 收藏
一路狂奔
编剧:银河水
QQ:1798290992
电话:13562732721(微信同号)
微信:jubendingzhi
故事题材:当代
电影类型:励志·喜剧·青春·搞笑
影片时长:90以上
字数:3万字左右
完成状态:完成
版权号:国作登字-2017-A-A-0002510
故事看点:
故事紧跟时代发展潮流,通过喜剧的表现手法展现出几个年轻人励志创业的精彩故事,让观众笑过之后,更能感受到创业的艰辛不易和为成功者由衷的钦佩。
一句话故事:几个年轻人为了追求在生活道路上一路狂奔着塑造出啼笑皆非的励志喜剧故事。
故事简介:五个不同阶层的年轻人因为不同的原因,机缘巧合的住进一套房子,为了生活的追求,为了梦想的追求,五人决定成立一间小小的影视公司,在奔向成功的道路上和社会上所有人一路狂奔着展开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人物小传:(暂定名)
赵婉儿:女,25岁,父母早逝,外柔内刚的贤惠女孩,祖母三年前因病逝世,花了很多钱。因拆迁得到一套大房子和一间门面房,表哥用门面房开一间酒吧。
钱铭盛:男,29岁,富家子弟,因为爱情不顺,和家庭定下一年之约,决心白手起家创建一番事业证明自己是对的。
孙嘉柔:女,23岁,普通城市家庭出身,没考上大学,学过舞蹈,有音乐天赋,一心想成为当红影视明星。
李红光:男,25岁,人高马大的农村孩子,某野鸡大学编导专业毕业生,一心想创作出不朽作品。
楚冰寒: 女,21岁,豪门闺秀,清纯美丽活波可爱的笑容下隐藏着一个善良的大谎言。
周建伟:男,30岁,赵婉儿姑姑家表哥。
吴良仁:男,28岁,一线男小生,借着当红演员的身份玩弄无数少女的感情
郑爽:女,26岁,嫌贫爱富。打着为父亲治病的幌子,抛弃钱铭盛,打算嫁给地产商家大少爷肖正男成为豪门少奶奶。
蒋桂华: 女,28岁,冒充有钱富婆坑蒙拐骗。
肖正男:男,27岁,吃喝嫖赌败家子。
其余人物略。
故事大纲:
孙嘉柔做群演时不堪忍受吴良仁借着拍戏猥亵,被导演赶出片场。
李红光从偏远农村拿着剧本前来找已经谈妥合作的影视公司做跟组编剧,发现影视公司不知所踪。
钱铭盛为了郑爽拒绝家中安排的相亲和家人定下一年之约,去和郑爽享受穷人的生活。郑爽告诉他因为要给父亲治病,选择肖正男而与钱铭盛分手。
周建伟和赵婉儿打烊时发现醉倒在酒吧的钱铭盛,无奈之下把钱铭盛扶到赵婉儿家中。周建伟因妻子住院生产匆匆离去,赵婉儿突然发现钱铭盛装醉,急中生智打晕钱铭盛。
李红光不仅没有回家的车费,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几餐露宿露宿街头,偶然间发现经纪人和助手拖拽孙嘉柔,出手相救。
钱铭盛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沙发上,骗取赵婉儿信任,决定留在酒吧打工赎身顺便混日子。
李红光和孙嘉柔找到一份促销工作,在作第一天,因为楚冰寒的失误,不仅丢了工作,还要赔偿损失。
钱铭盛和赵婉儿进货,不慎刮了吴良仁的汽车,吴良仁看热心的把赵婉儿送回酒吧,并劝说赵婉儿进入演艺圈。
楚冰寒在酒吧中对李红光和孙嘉柔谈论开公司,钱铭盛听的动心,劝说赵婉儿把房子暂借出来做公司办公场所。
肖正男欠了赌债,借口新楼盘开业,请求蒋桂华周转一下,并许高利息。蒋桂华以结婚为条件要去面见肖正男家长。肖正男趁着父母外出旅游之际把蒋桂华带回家中,被身怀有孕的郑爽堵在床上。
赵婉儿独自在酒吧之时,吴良仁趁着酒吧没人欲强行不轨,被钱铭盛和李红光赶到把吴良仁一顿暴揍。
吴良仁收买小混混前来捣乱,李红光在混战中受伤,钱铭盛送他去医院之时遇见前来打胎的郑爽。
肖正男看到蒋桂华和吴良仁正在卿卿我我,向蒋桂华索要赔偿,吴良仁居中调和并与肖正男结为朋友,两人决定合伙诈取蒋桂华的钱财并搞垮楚冰寒的影视公司和赵婉儿的酒吧。
肖正男为还赌债,决定偷用建筑公司资金去翻本。
吴良仁在夜总会的照片别人被人曝光,不仅被公司开除,所有合约也被解除,他和经纪人相互埋怨之间发现助手和蒋桂华把吴良仁的银行账户盗空并卷款私逃。两人急忙狂奔着跑出门外。
蒋桂华发现助手把她也抛弃了,衣衫不整地追出大门。
肖正男输光偷来的钱还又欠下高利贷,从腰间掏出暗藏手枪抢钱出了赌场,一路狂奔之际和迎面驶来的助手汽车撞在一起。


剧本正文:
1、城市夜景 夜 外
某城市五彩缤纷夜景鸟瞰,逐渐到某小区上空。
从上到下,幸福小区大门,从大门渐渐来到酒吧前,酒吧门头特写——伟婉酒吧。
周建伟蹬着三轮车停在酒吧门前,三轮车上装满酒水等货物。
赵婉儿推门走了出来,帮着周建伟卸车,往酒吧里运货。
客人:(画外音)老板,再来一箱。
赵婉儿:(高声回应)好嘞,马上来。
赵婉儿搬起一箱啤酒匆匆走进酒吧。

2、 KTV一角 夜 内
吴良仁左拥右抱地玩弄着几个美女。
美女们争先恐后的巴结着少爷。(因地制宜设计相关动作)
孙嘉柔局外人似地坐在几个美女外围,和吴良仁离得稍远。
吴良仁忽然冲着离他稍远点的孙嘉柔招招手。
孙嘉柔甜甜的微笑着缓缓靠近富少爷。
吴良仁一把揽过孙嘉柔,另一只手不安分地摸上孙嘉柔的胸。
孙嘉柔神色大变,强作欢颜却又难以掩饰出尴尬痛苦和勉强的神色。
导演:(画外音,呵斥)卡,卡,那个,那个那个谁,你干嘛呢?强奸吗?
导演气呼呼疾步跑过来,生气的指着孙嘉柔训斥。
导演:知道你在干啥吗?你在坐台,是妓女!妓女是干啥的知道不?就是卖的,要伺候好大少爷,你看你那表情,啊?……拜托,专业点好不好?
孙嘉柔急忙站起身来冲着导演惶恐道歉。
孙嘉柔:(惶恐)是,是,对不起导演,对不起,我再来,再来……

3、 某公司门口 夜 内
李红光背着簇新的挎包,风尘仆仆来到门前。
李红光左右看了一下门牌,伸手抹一把脸上的汗水,酝酿一下感情,整理整理衣裳,抬手轻轻地敲门。
一个大脑袋拉开门,上下打量着李红光。
大脑袋:找谁?
李红光:(赔笑)您好,我找马老板
大脑袋:(摇头)什么马老板老板的?没有。
大脑袋欲关门。
李红光急忙推住门。
李红光:先生,牛老板也行。
大脑袋:(一怔)你小子找抽是不?
李红光飞快的从背上拿下挎包,从包里拿出一叠稿件,双手捧着递给大脑袋。
李红光:先生您看,马老板和牛导演让我带着剧本来这儿签约的。
大脑袋没有接稿件,却使劲拍了下脑袋。
大脑袋:(恍然大悟)噢——你说的是原来、那个什么什么影视公司吧?
李红光:(惊喜)是啊是啊,先生,我能进去吗?
大脑袋:(板脸)是什么是?那公司搬走了。
李红光:(愕然)啊?搬、搬家了?搬哪儿去了?
大脑袋:我哪知道?(顺手指着门旁边的牌子)诺,我们公司昨天刚开业,没事不要在这儿捣乱。
门牌子特写——国际投资咨询公司总部。

4、别墅门口 夜 外
别墅大院里,(环境因地制宜)
精致房屋正门猛然拉开。
钱铭盛冲出房门紧跑两步有站住脚步,转过身来愤怒地冲着门里大喊。
钱铭盛:(大喊)就一年,一年后你们会知道的,穷人一样幸福,没钱可以去赚,没有谁生来就是有钱的,我也不稀罕你们的钱。
门里传来钱铭盛父亲的怒吼。
钱铭盛父亲:(画外音,怒吼)滚!
钱铭盛转过身来,恨恨地跑着。

5、 KTV一角 夜 内
孙嘉柔半躺在吴良仁怀中。
吴良仁又把手落在孙嘉柔胸上轻轻揉搓着。
孙嘉柔强笑着轻轻推开吴良仁的手。
吴良仁微微一怔,迅速又换上一副淫荡的笑脸,伸出嘴巴微微靠近孙嘉柔的嘴角。
孙嘉柔稍稍偏过脑袋,躲开吴良仁。
吴良仁又是一愣,放在孙嘉柔胸部的手缓缓地游走到孙嘉柔扣子缝隙间,轻轻解开一颗纽扣,手掌缓缓伸进衬衫里面。
孙嘉柔猛地打掉吴良仁的手,忽地站起身,“啪”的一下打了吴良仁一个耳光。
吴良仁和周围等人全都愣住。
孙嘉柔:(呵斥)下流!
导演怒冲冲地跑过来。
导演:(愤怒)卡,卡,你干嘛呢?
孙嘉柔:(惊慌,愤怒,结结巴巴)导……导演,他耍流氓……
导演:(怒吼)耍你妹呀,脱你裤子还是扒你胸罩了?
围观人哄堂大笑。
吴良仁暗暗冷笑。
孙嘉柔:(据理力争)导演,刚才解戏,没说有这样的戏份。
导演:没说有调情吗?不搂不抱不亲不摸还他么叫调情?赶紧滚蛋。
孙嘉柔:导演,我?
导演:我什么我?群演就是群演,一辈子上不了台面,赶紧滚蛋。(转脸大喊)那个那个谁?换人。
一个女群演靠上吴良仁。
女群演:(撒娇)吴哥,要不你选我吧,我不怕你摸的。
吴良仁伸手捏捏女群演脸蛋。
周围众人一阵乱笑,没人再理会孙嘉柔。
孙嘉柔狠狠地跺跺脚,离开镜头,穿过一些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摄制组人员,拎起自己的小包,双眼含泪跑出KTV大门,往前一路狂奔。

6、 办公室 日 内
房间墙上挂着醒目的牌子特写:(宇宙传媒)
牌子下边是豪华的老板桌。
李红光稍显惶恐地站在硕大的老板桌前,满怀期待地把手中剧本递了过去。
一只白白胖胖的手接过剧本随手放在桌上,迅速翻阅浏览一遍,轻轻合上剧本,捏起剧本扔到李红光面前。
李红光:(期待)老板
老板:(画外音,十分随意)没亮点,没深度,没内涵,这玩意儿,哪有人看?

7、马路边 昏 外
合欢树下,三三两两行人。
郑爽略显焦躁地站在树下望着前方。
钱铭盛急匆匆来到郑爽身边。
钱铭盛:(抱歉微笑)爽爽,对不起,我来晚了。
郑爽正欲说话,肖正男晃晃悠悠地站到两人中间,顺手把郑爽轻轻揽进怀里。
钱铭盛十分惊讶。
肖正男趾高气昂地微笑着看着钱铭盛。
肖正男:我是阿爽男朋友,你以后不要再骚扰她。
钱铭盛更加震惊,双眼直直的盯着郑爽。
郑爽想要挣开肖正男的怀抱。
肖正男手臂使劲抱住郑爽,挑衅地看着钱铭盛。
钱铭盛伸手抓住肖正男勒住郑爽的手腕略一使劲,钱铭盛龇牙咧嘴地叫出声来。
钱铭盛甩开肖正男的胳膊,顺手把郑爽拉到面前,神色凝重地盯着郑爽。
钱铭盛:爽爽?
郑爽:(不敢直视钱铭盛,低下头)我妈说……
肖正男甩着被捏疼的手。
肖正男:(命令、呵斥)阿爽,赶紧了结这事儿,过来。
钱铭盛扭脸冷冷一瞥肖正男。
肖正男情不自禁怔住,摆开格斗架势。
肖正男:(胆怯)你要干吗?打架吗?
钱铭盛没有打理肖正男,回过头来看着郑爽。
钱铭盛:爽爽?
郑爽:我们——不合适。
钱铭盛:哪里不合适?
肖正男走到郑爽身后,轻轻把郑爽拉到自己身边,胆怯又不屑地看着钱铭盛。
肖正男:(嘲讽)哪里不合适?卧槽,哪里都不合适。你有钱吗?有车吗?有房吗?她爹下月换肾,几十万现金,你拿的出来吗?
钱铭盛:(盯着郑爽)是这样么?
郑爽:(为难)阿盛,我爸做手术。
钱铭盛:(难过)那——再等等行不?等我一年,啊不,半年?
肖正男:(嘲笑)你家死人挑时间?啊?连这点事儿都解决不了,还有脸耽误阿爽幸福?(伸手拉住郑爽的手)阿爽,话都说了,走啦。
肖正男不由分说拉着郑爽转身就走。
钱铭盛情不自禁地跟上一步,抬起一只脚又颓然落下。
钱铭盛:(痛苦,大喊)爽爽!
郑爽:(回头)对不起。
肖正男伸手扯过郑爽揽进臂弯,半拥半抱地走向路边一辆汽车。
钱铭盛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坐进路边汽车内。
肖正男鸣鸣喇叭,一溜烟而去。
钱铭盛痴痴地望着汽车不见踪影,突然醒悟一样大喊一声,狂奔而走。

8、外太空传媒公司门口 昏 外
公司门口左侧竖着一个大牌子:
(特写)外太空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门里:(画外音,呵斥)你来过几次了?早就说过不合适,不合适懂不,你写那玩意儿没人看,还什么内涵?现在都他妈看钱,谁还看内涵?内涵多少钱一斤,摆脱,以后别再来烦我行不行?出去!
屋门大开。
李红光满面惭愧的从里面退出门外并顺手关上门。
李红光转过身来迈步欲走,手中捧着的剧本不小心掉在地上。
李红光及忙弯腰拾起剧本,爱惜地捧在手上,轻轻吹着基本上看不见的尘土。
屋内又走出一男一女,迅速走过李红光身边。
男:(画外音)这小子,想出名想疯了。
女:(画外音,嘲笑)瞧他熊样,五大三粗的,去搬砖到差不多。
李红光顿时怔住,呆呆地看着手中的剧本,痛苦地把剧本捧到脸上,踉踉跄跄后退两步倚靠在墙上静立片刻,突然大吼一声,发疯似地狠狠撕扯着剧本
李红光三五下撕掉手中的剧本,把手中剩余不多的剧本残渣往空中抛洒,双手掩面狂奔而走。
推出片名——一路狂奔

9、伟婉酒吧 夜 内
酒店内冷冷清清。
周建伟坐在吧台里算账。
赵婉儿手里用拖把拖着地面走到吧台前,直起身子看了看酒吧远处的角落。
赵婉儿:哥,那人好像喝醉了。
周建伟转脸往墙角望去。
钱铭盛背朝外趴在酒吧一角的小桌前一动不动。
周建伟皱皱眉,看看墙上的钟表——(特写)深夜一点半。
周建伟放下手中东西,缓缓起身来到钱铭盛身边。
钱铭盛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赵婉儿拎着拖把走了过来,为难地看着钱铭盛。
周建伟皱皱眉,轻轻敲敲桌面。
周建伟:先生,先生,我们打烊了。
钱铭盛身子微微一动,轻轻嗯了一声,忽然坐直身子呕吐起来,喷了周建伟一身。
周建伟火冒三丈,挥拳要打钱铭盛。
赵婉儿急忙劝住周建伟。
赵婉儿:哥,不要。
周建伟:(恨恨)看他这身穿戴,分明来吃霸王餐的。
赵婉儿:(迟疑)要不,报警吧?
周建伟:(犹豫)不行,他要不是骗子,会得罪人。他要是骗子的话,以后会报复咱的。
赵婉儿:(为难)那咋办呀?
周建伟:他喝了一瓶人头马,再加上别的,足有两千多块,还是想法把钱要回来最好。(周建伟说着去翻钱铭盛的衣兜)我看他兜里有钱没……
赵婉儿急忙拦住他,
赵婉儿:不行,哥,这是犯法的。
周建伟:(焦躁)那咋办?你嫂子挺着大肚子,我不能在这儿陪他一夜把?
赵婉儿:要不,把他锁屋里算了。
周建伟:啊?锁屋里?他睡醒了再喝酒呢?甚至……他耍酒疯把东西砸光,那不要命了吗?
周建伟说话间看着赵婉儿。
赵婉儿一怔,情不自禁后退半步,胆怯地看着周建伟。
赵婉儿:(胆怯)哥,我,我不敢留在这儿看着他。
周建伟:没让你在这里看着他。
赵婉儿:那就好,那就好。
周建伟:抬你家里去吧。
赵婉儿:啊?
周建伟:啊什么啊?我也去,总不能在这儿睡地板吧?一会儿给你嫂子打电话,说我在你家里凑合一夜。

10、天桥边 马路上 夜 外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路边霓虹灯五彩缤纷,路上行人稀少。
天桥边巨大的广告牌子照耀下,桥洞下马路边影影绰绰有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
孙嘉柔打着电话在路上匆匆走到天桥边。
孙嘉柔:我现在?我刚在娱乐城唱完歌,地址?(抬头看看周围环境)刚到天桥边。(惊讶)现在?太晚了吧,明天吧?马上签约?(惊喜)好啊,好吧,我在这儿等您,具体位置就在……

11、赵婉儿家 内 夜
周建伟背着钱铭盛走进屋里。
赵婉儿随后关上门。
周建伟重重地把钱铭盛扔在沙发上。
周建伟:(嘀咕)臭小子,死猪一样沉。
周建伟手机响起,急忙接通。
冯倩倩:(画外音,电话,焦急)老公,你快来,我肚子痛,你赶紧回来……快!
周建伟:(吃惊)啊!老婆,不是要生了吧?赶紧打120,我这就过去。
周建伟说话间打着电话往外就跑。

12、电梯门前 夜 内
周建伟飞快地跑到电梯前,摁下按钮,焦急地看着楼层显示。
赵婉儿紧跟着追了出来。
赵婉儿:(着急)哥,我也去吧?
周建伟:你看好这人,别让他跑了,两千多块呢。
赵婉儿:噢。可是哥。
电梯门打开,周建伟匆忙走进电梯。
赵婉儿想说什么没说出来,电梯门关上了。
赵婉儿懊恼的使劲跺着脚,冲着电梯大喊。
赵婉儿:(呼喊)哥,我害怕。
赵婉儿怔怔地望着电梯落了下去(特写,电梯楼层)。
赵婉儿在电梯门前呆立半晌,无奈地走进房门。

13、赵婉儿家 夜 内
赵婉儿轻轻带上门,上了锁,轻轻叹口气,缓缓转过身,赫然看见钱铭盛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不由惊叫一声。
赵婉儿:啊!
赵婉儿急忙转身想开房门。
钱铭盛疾步来到门前,伸手抓住门把手。
钱铭盛:(沉声恐吓)不想死,就老实点儿。
赵婉儿惊恐地后退几步,远远躲开钱铭盛。
赵婉儿:(惊恐,求饶)大……大哥,放过我吧,我……我身上还有三百多块,都给你。
钱铭盛:(扑哧一笑)我不要钱。
钱铭盛说话间开始脱外套。
赵婉儿:(惊恐,惊叫)别,你别乱来,我……我会武功的。
钱铭盛:(好笑)哦?你还会武功?正巧,我也练过散打,咱们切磋一下?
赵婉儿一看吓唬不住钱铭盛,赶紧转换神色,苦苦哀求。
赵婉儿:(哀求)大哥,求您放过我吧,我从小就是苦命人,您不要折磨我好么?
钱铭盛静静地盯着赵婉儿看了一会,缓缓坐回沙发。
钱铭盛:(叹口气)唉,别害怕了,小妹妹,哥逗你玩儿的。放心吧,哥只是今夜没地方睡觉,暂时在你这里住一宿。明天一早就走,少不了你们一分钱。
赵婉儿:(半信半疑)谢谢,谢谢大哥。钱不要了,钱不要了。
钱铭盛抬头看着赵婉儿,微微一笑。
钱铭盛:去,给我放洗澡水。
赵婉儿:啊?
钱铭盛:不听话吗?
赵婉儿:是,是。
钱铭盛:(严肃威胁)不要想报警。(故作毫不在意)警察来了,哥最多进去十天半月,不但还不了你们的钱,哼,哥手下弟兄很多,后果不堪设想哦!
赵婉儿:(战战兢兢)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赵婉儿战战兢兢走进洗澡间。
钱铭盛望着半开的洗澡间们,苦笑着摇摇头,轻轻叹口气,重重地倚靠在沙发后背上,脸上瞬间堆满忧愁。

14、天桥边 马路上 夜 外
孙嘉柔孤零零地站在马路边,不时张望着马路两边。
一辆汽车缓缓停在孙嘉柔身边。
吴天德和段开山下来汽车,吴天德走近孙嘉柔。
孙嘉柔警惕地看着两人。
孙嘉柔:您是?
吴天德:孙嘉柔吧?我给你打的电话。
孙嘉柔:噢噢,您是哪家公司呢?
吴天德:公司吗?还没想好名字,你见到老板就知道了。
孙嘉柔:啊,那,还是等你们注册好公司再联系吧。
孙嘉柔转身便走。
吴天德:美女,你可要想好了,不知多少人等着我们老板召唤呢。老板让我打电话找你,我都感到纳闷,现在的漂亮女孩一抓一大把,非要我大半夜来找你,给你的面子可真不小,你还不识抬举?
孙嘉柔迟疑着站住脚步,回头看着吴天德。
孙嘉柔:你们老板,是谁呀?认识我吗?
吴天德:(不无得意)老板让我们来找你,自然是认识你的喽。走吧,他正在大富豪等你呢。
孙嘉柔:他叫什么啊?
吴天德:他呀,说出来吓死你哦,小妹妹。
孙嘉柔:(不耐烦)到底是谁呀?
吴天德:大明星,(一字一顿)吴良仁。
孙嘉柔:(诧异)他?
吴天德:(得意洋洋)怎么样?吓到了吧?
孙嘉柔:哼!对不起,回去告诉他吧,本姑娘不与他合作,再见。
孙嘉柔转身便走。
吴天德:臭丫头,真是不识好歹。
吴天德对段开山使个眼色。
段开山疾走两步跟到孙嘉柔身后。
孙嘉柔惊惶回头。
孙嘉柔:(惊慌)你干什么?
段开山二话不说,伸手把孙嘉柔揽进怀里,拖向汽车。
孙嘉柔:(呼喊)救命啊——
段开山伸手捂住孙嘉柔的嘴巴。
孙嘉柔挣扎着被段开山拖到汽车跟前。
吴天德打开后车门。
段开山抱着孙嘉柔坐进车内。
吴天德紧跟着也要钻进车门,弓着腰刚钻进脑袋,却动弹不得。
段开山十分诧异地看着吴天德。
段开山:进来呀,冷着干啥?(惨叫)啊!
孙嘉柔趁其不备咬了段开山捂住嘴巴的手。
孙柔嘉:救命啊!
吴天德急忙转过脑袋看向车门外。
吴天德:你干吗?
李红光:(画外音)放开她。
吴天德:你他妈。
吴天德话没说完,被人重重一拳砸在吴天德脸上,使劲把惨叫着着吴天德拽出汽车,摔倒在马路边上。
15、赵婉儿家 夜 内
钱铭盛仰面靠在沙发背上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急忙睁开眼,迅速恢复凶神恶煞的状态。
赵婉儿胆胆怯怯地来到客厅,离着沙发几步远。
赵婉儿:水好了,您去洗吧。
钱铭盛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来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
钱铭盛:嗯,很好,很乖。
钱铭盛向着洗澡间走了一步,回头又吩咐赵婉儿。
钱铭盛:给我找身换洗的衣裳,顺便把换下来的洗一洗,明天一早还要穿……还有,(威吓)不要想逃走,否则,我一把火(做了个夸张的手势)砰!
赵婉儿:(害怕,连连点头)是,是。
钱铭盛走进洗澡间。
赵婉儿蹑手蹑脚地走进钱铭盛脱下来的外套,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迅速打开翻找着。
钱包里面有几张大红票,几张银行卡和一些零钱。
赵婉失望地站起身,把钱包和衣裳迅速放回原处,低头想了想,快步走进一间卧室。

16、天桥边 马路上 夜 外
段开山和李红光撕打着。
李红光虽然人高马大,但不是训练有素的段开山对手,被一次次打倒又顽强地站起来。
孙柔嘉打着电话惊慌失措地围着汽车跑。
孙嘉柔:是啊是啊,就在天桥,啊!就在天桥。
吴天德面脸是血围着汽车追着孙嘉柔。
孙嘉柔急忙拿着手机,惊叫连连地躲闪着。
两人追逐之中,吴天德耍了个心眼蹲在汽车旁边不走了。
孙嘉柔看不见吴天德,正在迟疑不决,又打开手机,正要拨号。
吴天德突然冒出来一把抓住孙柔嘉。
孙柔嘉惊叫一声用手中手机砸向吴天德。
手机砸在吴天德脸上,又摔到地上。
吴天德伸手抚摸自己的脸之时,孙嘉柔又跑到汽车另一边。
李红光又被段开山打倒在地几乎站不起来。
段开山累的气喘吁吁冲着地上的李红光虚指着却没说出话了,转身走向汽车来抓孙嘉柔。
李红光挣扎着连滚带爬扑着抱住段开山一条腿,冲着孙柔嘉大喊。
李红光:(大喊)你往远处跑啊,围着汽车转啥呀。
孙柔嘉:你咋办?
李红光未及回话,被段开山一脚踹的打了几个滚,疼的意识说不呼出话来。
孙柔嘉被段开山和吴天德左右夹击,呼喊着离开汽车往远处跑。
呼啸的警笛声由远而近。
17、赵婉儿家 夜 内
客厅内。
赵婉儿一手拿着女装一手拿着一个搓衣板从卧室里走出,随手把搓衣板放在卧室门外。
赵婉儿拿着女装放在浴室门前。
赵婉儿:衣裳挂在门把手上了。
钱铭盛:(画外音)谢谢。你躲远点,我开门了。
钱铭盛说话间打开一条门缝,从里面伸手拿走女装,随手关上浴室门。
赵婉儿局促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钱铭盛出来。
钱铭盛:(画外音)这么小啊!还有大的么?
赵婉儿:对不起啊大哥,这是最大好的了。
钱铭盛:(悲怆朗诵)唉!长太息以掩涕兮,老子没有衣服穿。
钱铭盛开门出来,穿着瘦小的女装滑稽可笑的出现在客厅。
钱铭盛:(故作严肃)不准笑。
赵婉儿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赵婉儿:(严肃)不笑不笑。
钱铭盛:对了,我睡哪里?
赵婉儿:您睡那间卧室吧,特意给客人准备的,很干净的。
钱铭盛:嗯,好。(伸手拎起外套)没偷看我东西吧?
赵婉儿:(双手连摇,惶恐)没有没有。您先睡吧,我给您洗衣裳。
钱铭盛:(满意地)嗯,好,小妹妹,哥以后会补偿你们的。
赵婉儿跟在钱铭盛后边一块来到卧室门前,
赵婉儿:我给您开门。
钱铭盛: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就行。
钱铭盛开门,门前忽然闪出一具硕大的骷髅架子。
钱铭盛吓得大叫一声,猛然后退,头上突然遭到重重一击。
钱铭盛艰难地转过脸吃惊地望着赵婉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特写)赵婉儿手持木搓板心惊肉跳的站在后边。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银河水(个人)
所在地:其他内地
电  话:13562732721 此号码共发布29条信息 所属地:查询中…… 查询中……
微  信:13562732721
Q  Q:1798290992
 
信息评论
IP:103.25.28.*
对标 黄渤的 心花怒放 ?
2019/6/2 9:27:44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ICP证:ICP备15030603号-3 技术支持:分类 v10.2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