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信息 - 剧本发布 - 相声

山东方言的相声剧本《农场状元兵》

发布日期:2019-10-31     浏览量:683
操作: 评论(0) 管理 收藏
相声
  农场状元兵
  雷齐永
  (甲用山东方言,乙用普通话)
  甲:哎哟,这不是小乙吗?
  乙:呀!老甲,你好!你好!
  甲:好、好、好久不见啊!
  乙:对,自从新兵下队咱们再没见过面!
  甲:最近在哪混饭吃啊?
  乙:我在……什么话?我堂堂革命战士我成混饭的了?!
  甲:哟,我问问你,总队后勤比武你上了没有?
  乙:没有啊!
  甲:总部反恐演习你去了没有?
  乙:没有啊。
  甲:全国人大会议你出席了没有?
  乙:没有啊。
  甲:国际维和部队队你参加了没有?
  乙:没有啊。
  甲:你看看,这么些惊天动地的事你都没干,你说你整天介不是白混饭吃是什么?
  乙:得了,让他这么一说,我倒真成混饭的了。
  甲:本来就是。
  乙:我告诉你,我呀,肩负神圣的职责,手握着锃亮的钢枪,为保一方平安而默默奉献,三尺哨台就是我的岗位。
  甲:噢。
  乙:我是平凡而伟大!
  甲:还马马虎虎。
  乙:什么?这还马马虎虎,合着你是在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甲:哎,你说对了,俺还就是干惊天动地的事来。
  乙:是吗,老兄,你在哪高就?
  甲:猜猜。
  乙:机关?
  甲:不是。
  乙:卫生队?
  甲:不对。
  乙:噢,我知道了,老兄,你肯定是在招待所专门接待上级领导。
  甲:俺是在农场专门种菜养猪!
  乙:农……农场!你下放农场了?!
  甲:你才下放了呢!俺们那里现在叫生产生活服务中心,专门为基层提供服务!
  乙:一个样啊!哎你们提供什么服务啊?
  甲:俺呀,在那里劳动改造。
  乙:啊?劳动改造!
  甲:不对,不对……是劳动创造——用辛勤的劳动创造出美好的——猪肉,青菜。
  乙:那这,这哪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
  甲:不是?我问你,每天清晨,俺们农场养的百十只鸡“喔喔喔——”这一叫,天就亮了,你说这算不算是“惊天”啊?
  乙:噢——金鸡叫天鸣。
  甲:哎,对!
  乙:好,就算是“惊天”,那“动地”呢?
  甲:说你笨,你比俺养的猪都笨,俺们每天扛着锄头,拿着镐头,刨啊,挖啊的种菜,你说这不是“动地”嘛!
  乙:这就是“惊天动地”啊!?
  甲:还不止“惊天动地”呢,俺还喂着三条狗,六头猪……
  乙:停,停……我明白了,老兄啊,你们这是在农场搞农副业生产啊!
  甲:对咧,怎么样?够惊天动地的吧。
  乙:哼,照你这么解释,是够“惊天”——“动地”的。
  甲:那是!俺们农场全体上下——五个人,肩负光荣的使命,手握着带泥的铁锹,为你们的吃喝而辛勤耕作,几十亩的田地就是俺们的阵地。
  乙:噢。
  甲:俺们的阵地比你站的哨台子可大多了吧?这是伟大而平凡。
  乙:多么淳朴的农民兄弟啊!
  甲:去你的吧!俺们这是革命战士一块砖,农场需要农场搬!既然设施差,条件苦的农场需要我,我就到农场,大家说对不对啊?你看大家都赞同。
  乙:大家对你倒挺支持的嘛。
  甲:能不支持吗?他们吃的菜,不净是俺种的吗,这是吃了人家的——嘴短,嘻……
  乙:你这张嘴,正着反着还都能用!
  甲:你别说呀,这刚开始下到农场,我还真想不通。
  乙:为什么啊?
  甲:这农场的条件是相当的差啊!
  乙:怎么个相当差法?
  甲:俺们住的房子啊,是漏洞百出,既不隔热,又不防寒。
  乙:是吗?
  甲:夏天,成群的蚊子,“嗡嗡……”和吸血鬼一样,撵都撵不走。
  乙:这么恐怖?
  甲:一个夏天过完每人相当于无偿献血300CC。
  乙:我的妈呀,不得了。
  甲:冬天,小北风“呼呼”的刮,顺着墙缝、门缝、窗户缝就往里灌啊。
  乙:够冷的啊。
  甲:文化娱乐更单调!
  乙:您瞧瞧。
  甲:我总不能跟不会说话的青菜和牲畜搞联欢吧?!
  乙:就是嘛。
  甲:你说这样的单位你愿去吗?
  乙:这样的单位是够磨人的。
  甲:条件差咱可以克服,但是身为一名革命战士手里握的不是钢枪,面对的不是阶级敌人,这是最让俺接受不了的。
  乙:怎么呢?
  甲:真有种英雄流放边疆的凄惨感啊。唉……
  乙:可不是嘛,手握铁锹,面对着农田、猪圈是有点委屈革命战士呀。
  甲:就是啊!
  乙:不过,你这是干后勤工作,也是部队需要啊。
  甲:啥后后勤啊,后勤后勤,就是老在人家屁股后边瞎勤快,这就是后勤。
  乙:有你这样理解的吗?
  甲:反正开始俺是这样理解的,没出息!
  乙:搁谁身上也想不通,哎,那你是怎么想通的呢?
  甲:还是主任给俺做通工作的。
  乙:支队主任给你做工作?
  甲:是农场主任!
  乙:噢,我想要是支队主任给你做思想工作这问题就大了,那农场主任是怎么说的?
  甲:主任说(清清嗓子,换普通话):“小甲啊,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想当初我接到下农场的命令后也想不通,革命战士来种菜养猪,怎么能乐意呢?
  乙:主任是过来人了。
  甲:但是你看看,咱们亲手种出来的蔬菜:白白的萝卜,碧绿的东瓜,诱人的西红柿,嫩嫩的黄瓜……它们是那样让人喜爱,让人疼爱。
  乙:是够引人的。
  甲:它们就像是咱亲密的战友,是咱们赋予了它们生命
  乙:嗬!主任把蔬菜当战友了。
  甲:小甲呀,你看看咱们养的那些鸡啦,狗啦,猪啦,看着它们一天天的长大,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乙:这样是蛮有乐趣的嘛。
  甲:可当它们长大了,成熟了,却被送上案板,送到了屠宰场,它们当中有的被切了,有的被剁了,有的被炒了,有的被煮了,还有的被油炸了,但它们却一句话也不说,毫无怨言,甘心奉献,敢于献身!
  乙:嘿,他们也不会说话呀。
  甲:从小里说,它们是为战士们增强战斗力。往大里说它们是为国捐躯,为国防做贡献啊!
  乙:有道理!
  甲:比比它们你还委屈吗?
  乙:不啦!
  甲:想想它们认为自己现在光荣吗?
  乙:光荣!
  甲:它们的献身精神值不值得我们学习啊?
  乙:值得!
  甲:(换回山东方言)从此以后啊,俺是转变了思想,一门心思扎在农田里。
  乙:噢。
  甲:,俺还订阅了《科技报》、《农家报》、《致富经》,白天实际操作,晚上学习理论,刻苦钻研种植技术,从一名门外汉逐步变成了一名——
  乙:庄稼汉!?
  甲:啥庄稼汉,种菜状元!
  乙: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
  甲:现在不是掀起新军事变革的高潮吗?
  乙:啊。
  甲:各个单位都在搞科技练兵。
  乙:对!
  甲:咱也不落后,咱搞科学种菜,科学养猪!
  乙:好哇!
  甲:俺潜心研究嫁接技术,大棚蔬菜技术,无土栽培技术,带土移植技术,并自创了农田管理学、植物心理学。
  乙:是吗!这植物还有心理学啊?
  甲:有啊!你得多关心呵护它才长的快嘛,必要时还得给它听听音乐。
  乙:我听过对牛弹琴,还真是头回听说给菜听音乐呢。
  甲:哎,你看,司务长在那一边锄草,一边唱上了。
  乙:唱什么?
  甲:(小调)小白菜呀,叶不黄呀,我就是你们的爹和娘啊……
  乙:乖乖,这边干活边唱歌啊!
  甲:有利生长嘛,司务长还准备给他们整胎教呢!
  乙:打住,打住,这种菜怎么扯上“胎教”了?
  甲:从小抓起,对种子唱歌嘛:(小调)“种子,种子,先出头来后发芽……”
  乙:得,叫司务长这一吼,不全吓死才怪呢!
  甲:吓不死,吓不死,我告诉你,俺们农场的几个人可都是种植能手,养殖好手,个个都是状元兵!
  乙:是吗?
  甲:你看看,XXX养的猪,比你还肥!
  乙:怎么说话呢?
  甲:嘿!那猪呀,养的是膀大腰圆,膘肥体壮,每头不下300斤。
  乙:那可够肥的,哎,怎么养的那么肥啊?
  甲:不知道吧?他是把猪当成兄弟喂!
  乙:当……当兄弟?
  甲:有一次我去喂猪食,猪们“哗”的一下,蜂拥而至。
  乙:猪要抢食吃啦!
  甲:我看准了抢食最凶的一头,“啪”朝猪屁股上踢了一脚。
  乙:教训教训它。
  甲:坏了。
  乙:怎么了?
  甲:让XXX看见了,心疼的他哟,对我是大发雷霆啊!
  乙:大发雷霆?
  甲:(天津口音)“你搞嘛?你搞嘛?那么简单粗暴,一点人道主义不讲,现在全支队禁止打骂体罚,你怎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啊!小心取消你副班长职务,外扣你仨月工资!”
  乙:哟,你们的猪可真幸福啊!
  甲:可不是吗!
  乙:嗳,你别光说别人,说说你自己。
  甲:说我?
  乙:啊。
  甲:我呀,那就更厉害了,我主要负责对田间实行军事化管理!
  乙:军事化管理?
  甲:对,你到俺们菜地里看看去,十几亩的菜地,俺管理的是错落有致,整整齐齐啊,一眼望去……
  乙:怎么样?
  甲:哇塞……
  乙:你看到了什么?
  甲:这边是白萝卜,胡萝卜,青辣椒,红辣椒。
  乙:那边呢?
  甲:天津绿,高杆白,四季红,五月青。
  乙:还有呢?
  甲:茄子,柿子,棒子,大蒜子
  东瓜,南瓜,西瓜,倭瓜,黄瓜,丝瓜,佛手瓜
  土豆,豇豆,黄豆,黑豆,绿豆,蚕豆,芸豆,荷兰豆
  蕨菜,韭菜,芹菜,香菜,菠菜,雪菜,橄榄菜
  大白菜,小白菜,空心菜,卷心菜,黄花菜,金针菜,豆芽菜!
  乙:好家伙,群英荟萃啊!全整上了?
  甲:嘿嘿,这是我的宏伟蓝图,不过现在只是一期工程。
  乙:咳!那你不能只有规划,你得有实际行动啊。
  甲:实际行动?有啊!
  乙:你每天都干什么啊?
  甲:干什么?每天早上起来到菜地视察一遍,挑挑毛病,发现发现问题。
  乙:还挑毛病,发现问题?
  甲:(指着乙)我说你这个茄子老兄啊,怎么搞的你?一点精神头都没有,难怪别人说你是焉茄子呢!来,我给你施点肥,鼓励鼓励你,精神点!
  乙:我成焉茄子了我?
  甲:所有蔬菜注意了,听我口令“向右看——齐”哎,那是哪个?弯着个腰,驼着个背,噢,是黄瓜,我说你这个黄瓜,别以为给你搭个架子你就能上天!你也向人家萝卜大哥学习学习,人家整天把自己深埋在地下,从不炫耀,长出来的萝卜不比你粗啊!(对乙)是吧,萝卜?
  乙:我又成了萝卜了,我。我倒真没想到--
  甲:想到什么?
  乙:你们几个是如此的投入呀。
  甲:那是

(联系备注:“剧本发行网”  合作更加诚信可靠)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匿名(个人)
所在地:其他内地
 
信息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此条信息!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ICP证:ICP备15030603号-3 技术支持:分类 v10.2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