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剧本发行网  -  新闻文章  -  编剧资讯

剧本杀编剧,未来编剧的多一个成名之路

2022-07-01 13:15:03

标签:剧本杀编剧  

评论:0

浏览量:131

近两年,剧本杀风靡全国,成为电影、KTV等娱乐活动之外的社交新宠。编剧产出剧本,进入发行销售,最终店家购买,玩家才能体验。因此,剧本始终是剧本杀的灵魂所在。

伴随着剧本杀的火热,剧本杀编剧也成为一门新兴职业,甚至缔造了不少剧本杀行业内的“神话”。如被频频提及的2019年度爆款剧本《年轮》,一个盒装本售价500元,卖出近一万本,一部剧本收入百万。一部好的剧本能够“一夜暴富”,似乎不是虚话。但抛开这些“神话”,剧本杀写作对传统写作的突破在哪儿?剧本杀的创作生态如何?不妨听听剧本杀作者和从业者对剧本创作的真实想法。

是剧本,更是游戏

豆瓣阅读的作者鹿迢迢将剧本杀形容为“戏剧的全民探索体验”,她说,剧本杀给了传统的戏剧、舞台剧一个“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机会。让这些虚构的世界、真实的情感体验不再只属于舞台。在剧本杀的世界中,平凡的你我他可以成为任何人,只要按照剧本的逻辑走,花上四五个小时,就能体验到另一个或遥远或陌生的人生。

鹿迢迢之前一直从事业余写作工作,写故事类、小说类文本。“写小说的时候是灵感牵着我走,我基本不会刻意准备大纲,习惯按照自己的感觉走。”她说。

剧本杀和其他的文字创作不同,创作时当然也有灵感感召,现实处境、新闻事件等等,都可以是创作的引子。鹿迢迢写过两个本子,《瘟疫之城》和《小白船上的哭声》,前者源于疫情初始阶段人心惶惶的状态,后者则是根据一则有关幼儿园的新闻改编。

但动笔时,想法却不能任意游走。“必须提前设计好大纲、诡核、人物(尤其是提前平衡好人物的戏份),然后严格按照大纲填实内容。人物之间要产生参差交互的关系。然后在这个关系的基础上,去铺垫剧情。而且额外需要注意的,就是剧本杀含有一定的‘游戏性’,写文本的时候需要提前理顺逻辑线、时间线,避免玩家在交互时出现BUG。”鹿迢迢说。

在她看来,在小说创作中,角色是为剧情服务的,出现一个新的人物,一定要对剧情的延展有推动作用;而在剧本杀创作中,剧情是为角色服务的。剧本杀,像戏剧,像悬疑文本,但归根结底还是游戏。“写剧本杀的时候,作者要考虑到玩家的心情。玩家拿到这个角色后,会花费四五个小时沉浸其中,一定要为角色安排充分的剧情,让拿到角色的玩家可以有良好的情感体验、头脑风暴。”鹿迢迢说。在传统文本中,人物角色有主次之分,但对于剧本杀而言,每个角色都是主角,不能有边缘人物。

如今剧本杀类型已十分丰富,除了游戏之外,剧本杀也附着了玩家的情感和心理需求,有人渴望在情感本中哭一哭,或是体验一把恐怖本的刺激,抑或在阵营机制本中寻求阵营对垒、游戏的趣味。但玩剧本杀,最基本和最核心的任务还是通过推理找出凶手。每个人都可能是凶手,如何将嫌疑性尽量均等地分摊,线索不至于过分隐晦,也不能太过显露,既要给凶手逃脱的机会,又要给其他玩家推理出真相的可能,种种问题都对作者的推理创作提出了要求。

但总的来说,鹿迢迢认为“在文本方面,剧本杀比小说宽容。尤其,对反转、‘狗血’的包容性比传统文学更大”,是一个值得写作爱好者尤其是悬疑推理文本爱好者尝试的文本。

好剧本少,编剧地位高

为了保证角色的戏份均等和逻辑线条的严密完整,“测试”和修改就成为剧本写作之后必不可少的环节。鹿迢迢说,她目前已经完稿的两个剧本,字数大概都在3万字左右,写剧本初稿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后面就是根据编辑的要求修改,一般要修改三五轮,过程可能会长达两三个月。

部分角色的参与感不强,逻辑有漏洞,前后矛盾,过分煽情甚至尴尬之处,都可能是需要调整的地方。一轮轮的测试后,剧本得以完善。完全成稿后,还要经过美术设计、下厂付印、发行等环节,至此作者负责的部分才算结束。

文君在青岛开了一家剧本杀店,店里的剧本除了参加展会采买而来之外,还有一部分是团队自创。她介绍了剧本的另一种创作模式:由剧本杀监制来配合作者创作,从确定选题立项,到具体创作,以及后续测试修改的多环节都参与其中。“在一些剧本杀工作室,一部剧本甚至由多人完成,有的负责推理机制,有的负责文笔润色,有的加入游戏环节等,监制在其中发挥统筹的角色,并把握整个故事的内核和基本走向。”

目前,剧本的收益方式大概有三种:一次性买断、保底加分成、纯分成。买断即一口价,分成制则与剧本的发行量直接挂钩。鹿迢迢已经发行的两个剧本,都采取一次性买断的稿费制。据她透露,两个剧本的收益都在万元以上。“现在剧本杀行业还处于扩张中,需要更多剧本杀作者入场,产出更多优质剧本。”文君说,相较于影视编剧和小说创作来说,剧本杀的创作周期短得多,2-3个月就可以拿到收益,对于剧本杀作者来说,这是非常利好的一面。

此外,剧本杀的推理性和游戏性,注定了每个剧本只能被消费一次,生命周期比较短。且需求端异常膨胀,每逢剧本杀展会,高质量的好剧本,经常一本难求。而供给端尚未跟上需求激增的速度,有数据显示,剧本供需之间存在着3至4倍的差距。剧本杀市场对好编剧和好剧本都处于极度渴求的状态。

而这一点也在鹿迢迢那里得到了验证。她给《今古传奇武侠版》写过武侠类的故事,也在豆瓣阅读开过文章,并售出了纸书版权。在与编辑们打交道时,她收到了来自他们的建议:可以写个剧本杀的本子试试。“两个本子都是这么来的,竟然出奇的一致。”鹿迢迢说。

剧本杀的创作群体,也主要是像她这样的写作爱好者,多数都是由剧本杀玩家转变而来,基本以兼职为主。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影视编剧转型过来的,曾担任“唐人街探案系列”编剧的北辰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最直接的感受是“编剧的地位提高了”。在影视行业,编剧只是链条上的一环,剧本的最终呈现可能与编剧的本意相去甚远。但在剧本杀行业,剧本牢牢占据上游,无须受太多因素的干扰,即便要修改,其直接反馈也是玩家的测试,一切为作品的完整度和可玩性服务,对于自己的作品,有最大的捍卫权,内容生产者的创意也能得到较大程度的尊重。

要精品,还要快

目前,剧本杀的消费习惯仍在养成中,剧本的创作规律仍处于摸索阶段。一位剧本杀资深玩家告诉记者:“刚开始接触剧本杀时,新鲜感很强,但玩久了,会发现一些套路化的设定,比较影响游戏体验。”她具体讲道,比如双胞胎梗、穿越设定、时空循环等,如果之前未接触过,会是个不错的反转,但一旦猜到了,就会觉得没有新意;还有不少本子,根本经不起推敲,漏洞太多,压根儿不符合生活常识。

参差不齐,精品少而残次品多,这几乎是所有行业初创期的通病,但对于剧本杀行业来说,要求已经进阶为既要又要,精品必不可少,但最好是具有即时性甚至是超前性的精品。从业一年多,文君对此感受愈发深刻,剧本是经不起等的,作者一旦有了好想法,一定要早早地写出来,推向市场。要不然等相似设定泛滥之后,就容易流于俗套,甚至过时了。

“行业一直在不断地推陈出新,现在已经有融合各种类型剧本的‘混合本’,还有依托VR技术、强调沉浸的本子,内容上、技术上,都在琢磨创新的方式。但不管怎样,内容永远都是王道,优质剧本也永远是多多益善。”文君说。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 Q Q: 89234040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ICP证:京ICP备17011674号-6  |  技术支持:分类信息系统(V2021.1)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