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172492

电影剧本《青春残酷物语》赏析

10月9日  评论:0  标签:电影剧本     浏览量:40

1.涩谷的交叉路口
  夜晚。繁华的商业街,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发出耀眼的光彩,车声和嘈杂声混在一起。
  停车场上一个姑娘在敲轿车的玻璃,她叫新庄真琴,是高中生,个子不高,并不是十分漂亮,却浑身焕发着青春气息。
  真琴:“能让我搭你的车子吗?”
  车中的男人:(有点犹豫)“这……好吧!”
  真琴:“可是,你往哪儿呢?”
  车中的男人:“巢鸭……”
  真琴:“方向不对呀!”
  车中的男人:“哦……”
  这时,石川阳子,也是岛中生,真琴的同学和密友,她瘦瘦高高的,看起来倒还文静,在另一辆车旁向真琴招手:“真琴——”
  阳子:“到这儿来,OK!”
  真琴向阳子跑,二人钻进“博克多”牌轿车,汽车发动了,迅速汇入繁华街道上的车海中了。
  开车的是一位绅士,三、四十岁的样子,一面开着车一面不停地打量着真琴和阳子。
  绅士:“你们经常这样搭别人的车吗?”
  阳子:“常常这样。”
  绅士:“为什么?不是还有公共汽车吗?”
  阳子:“还是坐轿车舒服,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乐趣呢!”
  阳子得意的样子,真琴脸上现出天真的微笑。
  车子在一座近代的楼房门前停住,阳子到家了,下了车的阳子对车内摆摆手,跑进楼房。

  2.“博克多”牌轿车内
  真琴:“喂,方向反了!”
  绅士:“你肚子不饿吗?那边有卖好吃的铺子呀!”
  真琴有些犹豫地:“算了吧!”
  开着车子的中年绅士,没有理睬真琴,车子终于在一条街道的暗处停住,真琴胆怯地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不远处有“情人旅馆”的招牌。
  真琴:“我要回了,家里要说我的。”
  绅士:“没关系吧!”
  真琴:“对不起,请送我回家!”
  绅士:“干嘛回呀,已经来到这里啦。”
  绅士靠近真琴,把手放在她肩上。
  真琴:“再见。”
  真琴拉开车门急下,绅士着慌了,赶快从另一侧下车。

  3.街上
  真琴跑向路边,险些被石头绊倒,正巧被绅士扶住,绅士顺势搂住真琴,强行接吻,真琴挣扎着。
  绅士:“哎,来吧!”
  真琴:“不!”
  绅士:“我叫你来!”
  真琴:“我不!”
  绅士:“这有什么?哎,来吧——”
  真琴:“我不!”
  真琴扭不过绅士,被强迫和他接吻。忽然从绅士旁边伸来一拳,将绅士击倒了。一个身着学生装的年轻人,怒视着绅士站在那里。被打倒的绅士慢慢站起,青年上又是一拳,绅士又被打翻在地,接着青年骑在绅士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绅士早已无招架之力,斜歪在墙边喘息。
  这位请年是大学生藤井清,他站了起来,走近真琴。
  藤井:“你怎么样?”
  真琴:“没什么事,我让他送我回家,他就把我给拉到这种地方来了。”
  藤井清一把把绅士拉了起来。
  藤井:“走!”
  绅士:“到……到哪儿?”
  藤井:“警察署!”
  绅士:“你,你别开玩笑哇。”
  藤井:“我若是不来,还不定怎么样呢!”
  藤井又一次上前把绅士摔倒,钱包从绅士的口袋里掉了出来,绅士条件反射似地赶忙捡起钱包,随即掏出五张一千元的钞票来:“这,这个给你。”
  藤井:“混蛋!”
  藤井又狠踢了中年绅士一脚,绅士趁势爬上汽车,急速开车逃之夭夭了。

  4.新闻纪录影片的画面
  画外音:“四月十九日,以京城大学、高丽大学等校学生为先导的数千名群众聚集在一起,通过市内主要街道,举行了示威游行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形成混乱的局面。”

  5.电影院门前
  藤井从影院出来,真琴在路边等他。
  藤井:“算了。”
  真琴:“怎么?不是说一块来看的么?”
  藤井:“时候不对呀。”
  他们站在马路边的人群中。马路中间正在通过着日本各界举行的“五一”游行队伍。队伍中有人举着“反对日美安全条约”的横标,工人、学生小跑着手挽手地喊着口号,弯弯曲曲地行进在繁华的大街上。大街的交通阻塞了,许多人站在路边观望着,藤井和真琴也站在人群中,他们对游行无动于衷地闲谈着。藤井拿出香烟递给真琴,真琴摇头。
  藤井奇怪地:“咦?”
  真琴:“怎么?你以为我是吸烟的么?”
  藤井:“你不正是那个年龄吗?”
  真琴:“你说的什么呀?”
  藤井:“想吸烟就试试,寻求一些刺激呗!”
  真琴:“不,我也没想寻求什么刺激。”
  藤井:“难道真的就只是想坐坐汽车吗?”
  真琴有些动摇了,但还不肯承认:“就是啊!”
  藤井:“对男人感兴趣吧!对性交好奇吧!”
  真琴显得有些生气了:“没那回事!”
  藤井:“就是有这些也没什么,如果是为了发财勾引中年男人,那就不可原谅了……”真琴睁大眼睛看着藤井。“即便是无意识中做出来的……那个男人若是手法高明一些,会怎么样了呢?”
  真琴的脸扭向另一边望着,藤井恶意地看了真琴一眼又转脸看着游行队伍。突然发现他的同学伊藤好巳和女生西冈敏子正在游行的学生队伍中。
  藤井大喊:“伊藤——”
  伊藤看见藤井在喊他,点着头算是打了招呼。藤井嘲讽地对伊藤笑着,伊藤也自嘲地笑了。藤井觉得没意思,又转脸看着真琴。
  藤井:“他是我的朋友,很会投机的人,加入了全国学联了……我们走吧,在这里闲聊天是花不完五千元的。”
  二人穿过人群走向另一条大街。

  6.在海滨炮台的附近
  圆木在水面上飘浮着,远远望无边无沿,在这些飘浮的圆木中间形成了一条曲曲弯弯的通道。藤井驾驭着一艘游乐艇疾驶而来,船速减了,停在木排旁,藤井和真琴从游艇下来走上圆木。这里非常寂静,只有他和她,真琴沿着一根连一根的圆木在前边跑,藤井在后面追。真琴实在跑不动了,一边大喘气一边笑着。藤井靠近真琴一把抱住她接起吻来。真琴猛地抽身打了他一个耳光。藤井毫不犹豫地还给真琴两个耳光,然后微笑着又要拥抱真琴,真琴转身又跑了。
  他们在圆木上一前一后地追逐着,真琴从这根圆木跳到另一根圆木,到底又让藤井给追上了,又抱住了她。
  真琴反抗着:“不,不!”
  藤井生气了,决心征服她,猛一下把真琴推入水中。真琴在水中扑腾着,看得出她不大会游泳,藤井背朝太阳站在圆木上看着浮上来又将沉下的真琴。真琴刚想抓住圆木一端,藤井又用脚踩她的手把她向水里踢。
  真琴挣扎着从水里把头抬起来:“我不会游泳呀!”
  藤井伸出手做出拉她的样子:“怎么样,你乖乖地听话啦?”
  真琴:“不行。”
  藤井:“那,我可不救你!”说着又把她推了下。
  真琴在水中挣扎很久了,手脚乱摆动,她又想抓圆木,但站在圆木上的藤井又踩她的手,向水下踢她,真琴几乎要沉下,她完全绝望了……
  藤井:“你为什么不同意?……如果你真是这样,那今天为什么还要跟我来呢?……不对男人感兴趣吗!不对性好奇吗!我可以使你满足……”
  真琴没办法,以求救的眼光看着藤井,又喝了一口水,只好张着两手伸向藤井。他拉真琴上了圆木,真琴已筋疲力尽,藤井把她抱起走向一边……
  耀眼的阳光。
  喷气飞机的声音在天空中回响,喷气发动机发出的爆炸声。
  片刻,爆炸声消失,镜头开始移动,扔在木材上的外衣、裙子、衬裙等衣物的特写。
  藤井的衬衣盖在裸着身子的真琴上身,看不清她的脸。
  藤井几乎光着身子跳下水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游完泳的藤井爬上圆木向躺着的真琴走来。
  真琴动了动衬衣盖上自己的脸,藤井把衬衣揭开。
  真琴眼眶里的泪水流在面颊上,藤井俯下用嘴舐着泪水。真琴注视藤井,藤井微带羞涩的笑容。
  真琴:“你真的不讨厌我吗?”
  藤井:“嗯?”
  真琴:“你不讨厌我了吧?”
  藤井点头:“刚才有点生气,也许不只是对你生气。”
  真琴:“那你对谁呢?”
  藤井严竣地:“对所有的一切!”
  真琴:“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到这儿来的么?我是想到会这样干才来的。”
  藤井:“为什么?”
  真琴:“昨天晚上让你看见了那件事,我很不好意思……所以,我想叫你也干出那种事来,这样我心里就会舒服了……”
  藤井:“现在你舒服了吗?”
  真琴的眼睛湿润了,微微点着头。藤井欲要吻她,真琴抬起头,这次是她主动地挨向藤井的唇边。

  7.在藤井清简陋的公寓
  一条远离繁华地区的陋巷,一座破破烂烂二层楼,要上二楼就得走外面的木制楼梯。
  傍晚藤井和真琴回来了。藤井发现他的房门虚掩着,钥匙还挂在门上。
  藤井走进自己房间,发现伊藤好巳和西冈敏子躺在他的床上。藤井和真琴露出惊奇的神情,半裸体的敏子把脸转向墙,伊藤赤着身子坐了起来。
  藤井:“哟!”
  伊藤:“游行累了,到你这里来休息一下。”
  藤井调皮地伸出手:“好,你给点休息费。”
  伊藤:“借用一下,叫我们走吗?”
  藤井:“不必了!”
  伊藤:“那对不起了,再过一个小时我们一定走。”
  藤井:“走时要把门给我锁上。”
  藤井转身和真琴出了。

  4.“黑猫”酒巴
  这里是便宜的立食酒巴,柜台有两个人。真琴往烟灰缸里倒松子酒,又用火点着了烟灰缸里的酒。
  藤井:“别弄了……”
  真琴:“不是你教我这样玩的吗?”
  藤井:“玩火要尿床的呀!”
  真琴大笑。她有点醉了,把装着冰块的酒杯贴着脸,随着音乐的节奏微微摇晃着。她注视着藤井。
  真琴:“哎,有件事我想问冋你。”
  藤井:“什么事?”
  真琴:“怎么说呢?”
  藤井:“你说呀!”
  真琴:“你喜欢我吗?”
  藤井显然是有点言不由衷地:“唔,喜欢。”
  真琴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藤井把香烟熄掉,转过脸。
  藤井:“我们走吧!”
  真琴:“嗯。”
  真琴站起来上厕所,藤井柜台付钱。正要走的时候邻座一个姓樋上的年轻人向他打招呼。
  樋上:“你好哇?!……这是今天刚上钩的吧?嘿嘿……现在哪儿玩呀?”
  藤井,“已经完事了。”
  樋上:“不错,有手腕,现在是打算甩掉了?”
  樋上见藤井板着面孔,说得更难听了。
  樋上:“要我来一下吗……我可有更多的办法弄钱呀!”
  藤井正要对他发火时,真琴回来了。
  真琴:“下次什么时俟见?……你能通知我吗?”
  藤井:“唔——”
  真琴:“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家没有电话,找一个叫阳子的,叫她告诉我。”
  她随手摘下藤井胸前的自来水笔,就在藤井的香烟盒上写下电话号码,藤井接过电话号码没有作声。

  9.“黑猫”酒巴门口
  真琴和藤井走出来,向右边走。
  真琴:“你不用送了。”
  藤井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一千元的钞票。
  藤井:“这是剩的钱,你拿吧!”
  真琴:“先放在你那儿好了。”
  藤井:“我会花掉的,你拿吧!”
  真琴:“算了。”
  藤井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樋上站在“黑猫”酒巴的台阶上向这边望着。藤井不放心地:“我还是送送你吧。”

  10.车站门口
  真琴和藤井走出车站,真琴的姐姐由纪跟在后面,她快走几步越过他们站住。
  真琴有些凉慌:“姐姐。”
  藤井也有点不安,真琴忙为他们介绍。
  真琴:“这是送我回来的藤井先生,这是我姐姐。”
  由纪:“麻烦你,真是感谢。”
  藤井:“哪里。”
  对于由纪出于礼貌的寒暄,藤井看得清楚,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对真琴说:“那么,再见吧。”转身走了。
  真琴:“再见。”
  真琴和由纪漫步走着,突然由纪发现真琴的衣服不整齐。
  由纪:“你怎么啦?上衣的钮扣也掉了,还满身是皱纹?”
  真琴快走起来:“沾上水了。”
  由纪:“怎么会沾水呢?”
  真琴:“到海里乘摩托艇,好玩极了。”
  由纪不再问了,但她对妹妹的回答并不满意。

  11.在音乐教室里
  真琴和阳子在上音乐课,她们装着没事的样子在听音乐。下课了,她们向外走。
  真琴:“阳子,你注意了么?有没有找我的电话?”
  阳子:“我很注意。”
  真琴:“都过了一个星期了。”
  阳子:“你老实告沂我,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呀?”
  真琴默不作声地走了。

  12.涩谷的街头
  真琴:“你回家么?”
  阳子:“嗯。”
  真琴:“我还顺便到别处一下。”
  阳子:“是吗?”
  真琴:“那么,明天见!”

  13.藤井房间门口
  真琴上楼梯时和西冈敏子相遇,两人奇异地互相打量了一下。真琴来到藤井门口敲门。里边传出的却是伊藤的声音:
  “不行,要分手就痛痛快快地嘛!”
  真琴打开门,原来是伊藤和阳子二人躺在床上。阳子发现是真琴,嗤地笑了一下……
  伊藤:“上次真对不起,今天藤井说是很晚才能回来,不过……我知道他到哪儿了。”

  14.坂口家小孩的书房
  藤井正在给坂口的女儿上课,坂口的妻子政枝开门探进头来说:
  “先生,您的电话。”

  15.公共电话亭中
  真琴听见电话中是藤井的声音,高兴得眼睛闪烁着光辉:“喂,是我呀!”说完又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对,我是真琴,我说,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呀?”

  16.坂口家电话机旁
  藤井:“我想,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藤井冷冷地然而表情痛苦地说着。

  17.公共电话亭中
  真琴听到藤井的回音着急追问着:“啊?为什么?……我说,为什么呀?”

  18.坂口家电话机旁
  藤井还是冷冷地回答:“不为什么呀。”
  藤井一边说一边望着政枝,而政枝也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这不平常的对话。
  藤井:“说实在的,我现在正和一个无聊的女人鬼混,象你这样的好姑娘,我想还是不要和我这样的人来往为好,那次我救你的时候,就是和那个女人刚从旅馆里干完事出来的呀!”

  19.还是那个公共电话亭中
  真琴执拗地认真地问答:“不,我不管,我们还得见一面,一定要再见一面。”

  20.坂口家电话机旁
  藤井还是那样冰冷地:“我看,还是不见的好。”

  21.公共电话亭中
  真琴坚决地:“不行,不行,无论如何也得见一面,你不是说过喜欢我的吗?”
  伊藤往旁边听着,有点着急了,接过电话机有点不自然地讲:
  “喂,喂,是我呀,我一不留神就说出了。不过(小声地)你若是打算一回就完事,干嘛往公寓里领啊?并非一定不再见的吧?叫她在“黑猫”酒巴等你得了。”

  22.“情侣”旅馆的房间里
  藤井和徐娘半老的政枝赤身裸休地在床上躺着,藤井吸着香烟,一门一口地吐着烟雾。
  政枝:“你还在想着那个电话的事吗?”
  藤井烦躁地:“想着。”
  政枝:“你想看她吗?”
  藤弗:“想。”
  政枝:“不过,你可走不了。”
  藤井:“为什么?”
  政枝夺下藤井的香烟放在烟缸里,翻身搂住他要接吻,藤井睁开没有精神的眼晴极不情愿地把政枝的胳膊狠狠地拨开。
  藤井:“我要回啦。”
  政枝:“我不让你回。”
  政枝抚摸着藤井光着的健壮的身体和他亲昵着,藤井猛然推开她,霍地起身。23.“情侣”旅馆的楼梯上
  一对男女正下楼,藤井匆匆越过他们下楼。忽然他停下向后看了一眼,觉得那个女的似乎往哪儿见过,女的没有躲避他的目光,藤井忽然想起来了,她不是真琴的姐姐由纪吗!那个中年男人是她的情人吧。藤井感到惊奇,由纪不是很古板吗?怎么也……藤井回过神来扭头急忙问大门跑。
  男的追问由纪:“那人是谁……?”
  由纪摇了一下头,没有回答。

  24.“黑猫”酒巴
  真琴、阳子、伊藤三人坐在柜台前,樋上和几个流里流气的人坐在角落里,不怀好意地盯着这边的真琴和阳子。
  阳子:“他不来了吧?”
  伊藤:“会来的。”
  阳子挖苦地:“男人都不可靠啊!”
  伊藤:“我可靠。”
  阳子:“我可是再不回家就不行了。”
  伊藤用商量的语气问真琴:“怎么样?还等吗?要不,回到藤井的小屋里等他更好一些吧?”

  25.酒巴门口
  三人从里边出来。
  伊藤向真琴说:“我先送送阳子。”
  阳子:“不用送啦!”嘴上虽然说不用送,心里却不然,脸上露出了为难表情。
  伊藤趁势说:“反正我在这里也碍事。”
  阳子很快地接茬:“是呀。”
  伊藤向真琴:“那你一个人等他行吗?”
  真琴无可奈何,反正要见藤井她什么也不怕了:“可以!”
  伊藤:“那么,我啦……”
  阳子:“真琴再见!”
  二人走了。真琴漫不经心地随着往外走了几步,突然一只男人的手拉住她,原来是樋上和他的同伙夺田等,他们把真琴挟在了中间。
  樋上:“啊,等等,小姐,要到哪儿?现在……”
  夺田:“跳舞好吗?”
  真琴:“不!”
  樋上:“别那么说呀!以前你来这儿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你啦。”
  夺田:“小妞,别不好意思,陪我们玩玩吧!”
  真琴被纠缠不过:“我不会跳舞,喝酒倒还可以。”
  樋上:“好,我们喝吧……”
  樋上和夺田点头互相示意,两人拉着真琴又回到了“黑猫”酒巴。

  26.“黑猫”酒巴
  樋上和夺田拉着真琴三个人又进来了,他们走到角落的桌边坐下和等在那里的同伙一块兴高采烈地喝起酒来。
  樋上:“为我们的相识,干杯!”
  真琴只喝了一点。
  夺田:“喝呀!把你一个人留下不管,你的那个朋友真够狠心哪,嘿……”
  樋上:“来,一气喝干!”
  夺田:“喝!”
  真琴无可奈何地又干了一杯,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樋上趁机抓住她的手强拉她站起来。
  樋上:“走,跳舞!”
  真琴被逼无奈没精打采地和樋上跳着。这时门开了,藤井进来,真琴眼中马上有了光,挣脱了樋上,奔向藤井,藤井一下子紧紧地搂住真琴的肩膀,这时樋上和夺田慢慢走过来。
  樋上:“喂,喂,这算怎么回事呀……”
  夺田:“人家玩的女人,你想抢走吗?”
  藤井把真琴推到自己身后对这几位道了声:“对不起。”
  藤井带着真琴往外边走,樋上追上来拉住藤井的手腕,露出一脸凶相。
  樋上:“喂,不说清楚就走了么?”
  藤井:“你喝醉了吧?”
  夺田:“你说什么?”
  樋上和夺田向藤井扑,藤井也不乐弱,双方正要交手,樋上他们的头目松木出现了。
  松木:“住手……在酒店里打坏了东西是要赔的,对双方都不利。出找个警察看不见的地方,怎么样?”
  樋上点头表乐同意,松木又问藤井。
  松木:“怎么样?”
  藤井点头同意。
  松木:“好,我也参加。”

  27.空地上
  藤井和樋上扭打起来,夺田见樋上抵挡不住也上前插手。真琴吓得躲在一边,松木正好从后边紧紧搂住她,真琴欲动不得。樋上被打倒以后,夺田又和藤井扭在一起,樋上乘藤井不注意掏出小刀,真琴惊叫:“啊——”地一声震动了松木,松木怕事态扩大,又见藤井此刻正拉开架势,不是很好欺辱的,松木急忙把真琴推向藤井。
  松木:“住手!”
  接着松木抢站在藤井和樋上中间。
  松木向樋上:“算了吧!”
  樋上:“我不干!”
  夺田:“不许胡来,听头的!”
  松木向藤井:“我说学生,他们哪是专门拐骗女人的,不是卖掉,就是拿进贡。你的那位女朋友被他们看上了,这也算你们不走运。不过,这些人也只顾喝酒,生意做得不好,你给他们几个钱吧!这样就算解决了。怎么样?还有什么说的吗?”
  樋上:“没有。”
  松木:“那么以后不会再找茬打架了吧?”
  夺田:“不会了。”
  藤井:“要出多少钱?”
  夺田:“一万——”
  松木:“少要点,他是个学生。”
  樋上:“少算点,五千元吧!”
  藤井:“我没带那么多的钱。”
  樋上:“明天晚上,你送到‘黑猫’酒巴来也行啊!”
  藤井:“好吧!”
  樋上和夺田走了。松木见藤井还不走。
  松木:“你不走吗?”
  藤井:“你先请。”说完搂住了吓呆了的真琴。
  松木走了,藤井愤怒地看看三个人的背影。突然他的怒火变成激情,转身疯狂地抱住真琴把她按倒在地……
  阳光照在草地上,时间流逝……
  藤井兽行而残酷的面孔……
  真琴光着的大腿颤抖着……
  真琴声音有些嘶哑,但却很有力:“你为什么要这样?”
  藤井不回答,真琴搂住他的脖子摇晃。
  真琴:“我说,你怎么……”
  藤井仍不回答。
  真琴:“我说,你为什么还干这个事呢?”
  藤井不回答。
  真琴边说边用手抓藤井:“既然你不喜欢我,那这又是为了什么?你说呀,这是为什么?啊?”
  藤井:“住手!”
  藤井坐在了地上,真琴干脆站起来。藤井随即也站起欲抓住真琴肩膀,真琴本能地后退。
  真琴:“我是爱你的,因为爱你所以不愿意和你这个并不爱我的人勉强干那种事。可是,一见到你仍然还是老样子,我也不想再见你了!”真琴越说越激动,“藤井你错了,你若是以为我可以随便拉过来,赶出的话,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藤井突然地:“我爱你呀。”说着向真琴走了一步。
  真琴:“你撒谎。”
  藤井:“我爱你呀!”
  真琴:“撒谎。”
  藤井:“是真的。”
  真琴:“真的?”
  藤井上前搂着真琴肩膀。
  真琴又后退:“真的吗?”
  藤井无声地、真情地凝视着她。
  真琴:“那么以前你是撒谎了?在酒巴里在那个电话里你都说过不爱我呀!今天说的是真话了,是这样么?”
  藤井充满着爱,只有情人才能感到的深深的爱。
  真琴兴奋地眼泪夺眶而出,投入藤井怀中热烈地吻着。
  真琴:“这下我真的离不开你了,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又一次亲吻拥抱。

  28.藤井的房间
  早晨的阳光从小屋的窗子照射进来,真琴还在睡着。藤井醒来了抽着香烟,这时闹钟响了,时针指在七点。真琴睁开眼,藤井使钟声停止。真琴凝视藤井,藤井笑了,真琴也现出笑容。藤井把香烟塞到真琴嘴边,真琴吸了一口,随即咳嗽起来……
  真琴:“爱我吗?”
  藤井:“爱你。”
  真琴:“我要回了。”
  藤井:“回家?”
  真琴:“嗯,换完教科书,我得赶快到学校上课。我跟你说呀,今天傍晚我若是能来就来,若来不了你就给阳子家挂个电话。”
  藤井:“嗯。”
  真琴撒娇地:“这回可一定呀!”
  藤井:“唔。”

  29.真琴家的庭院
  在一群楼房的前面有一所平房住宅,进门是一座小庭院。早晨门口公共汽车来来往往并不安宁。真琴一进院门,由纪正从房间走出来,姐妹俩碰了个对面。
  由纪:“你到哪儿了?”
  真琴装出淘气认错的样子:“请原谅……”
  真琴之父正博:“你在哪儿住了一夜?”真琴还是那副样子:“说了你就会骂我,我不说。”
  正博软弱无力地:“你过可没有过这种事啊。”
  由纪:“若是有过就更不象话了,我在真琴那么大的时候,回家晚一点妈妈就骂我,可现在爸爸什么也不说。”
  正博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走向由纪,“你……?”
  由纪:“今天我休息。真琴这事可不能算完。”
  正博向真琴:“你对姐姐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回头让姐姐再告诉我吧!”
  新庄正博说完便匆匆走了,真琴无所谓地向房内走。
  由纪:“你上哪儿?”
  真琴:“我上学要迟到了。”
  由纪:“不行,不把事情说明白,我不让你走。”
  真琴:“为什么?”
  由纪:“还是那个学生吧?你跟那种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
  真琴:“姐姐,跟他在一起又怎么样?姐姐也干那种事,以前我还不知道,现在我可知道了。”
  由纪现出委屈的样子。
  由纪:“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不能理解,你对我说说!”
  真琴:“我不愿意!”又反感地,“跟你说也是废话,今天我就不学校了,我现在困极啦!”

  30.真琴的房间内
  室内稍暗,真琴站在窗前吸着香烟。因为没怎么抽过,所以不习惯地咳了几声。她将烟熄灭,精神显得不安,决心还要出。

  31.新庄家房门前
  真琴溜出来向大街跑,由纪发现追出,在真琴后边追喊着:“真琴——”

  32.藤井公寓的楼梯
  真琴径直跑上楼梯。

  33.藤井的房间
  真琴搂住藤井。
  接吻……
  藤井将灯熄灭,两人躺在床上。

  34.公寓走廊
  藤井屋内的灯亮了,由纪和阳子在敲门。
  藤井的声音:“进来!”

  35.藤井的房间
  由纪和阳子进来。真琴立刻坐了起来。
  由纪没头没脑地:“你回不回家?”
  真琴:“在我想回的时候就回,不过现在不回。”
  由纪:“为什么?”
  真琴:“不为什么!”
  由纪:“我说的全是为你们好。现在这样年纪轻轻地就留下创伤,可是一辈子也洗不清的呀!”
  藤井讥讽地:“就象你那样吗?”
  由纪:“不错。”
  真琴:“姐姐不是说过,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夜晚没有外出过的吗?”
  由纪:“是啊,妈妈管得紧,爸爸也比现在的话多,社会舆论也不象现在这样松弛。在那种严格的环境中,我也是有过青春的。”
  藤井:“你被那种环境给征服了,所以现在就找了个下流的中年男人到情人旅馆吗?”
  真琴:“这正是因为你没有采取大胆行动的结果呀。”
  由纪:“我采取过行动,不过不是你们这种毫无意义的行动。”
  真琴:“那是因为你的行动软弱无力,所以才失败了。”
  由纪:“你们就有把握不失败吗?”
  真琴:“有。”
  由纪:“你认为你这种信心十足的状态能持续下吗?”
  真琴:“能。”
  由纪:“不行啊,你们在这种地方生活试试吧!热情会逐渐冷却,到后来只会落得凄凄惨惨,那时后悔就晚了。”
  阳子:(虚伪地)“是啊,还是回吧!”
  真琴:“我不回,我就在这儿住下了。”
  由纪:“真的决定了吗?”
  真琴:“现在是这样决定了。”
  由纪:“我不知道你们将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惨败哩!”
  真琴:“那不用你管。”
  由纪:“好,那么,再见。”
  阳子:“明天学校吧?”
  真琴:“。”
  阳子:“那么,再见。”
  阳子和由纪走了。真琴和藤井依偎在—起。
  真琴:“我们做得对吗?”
  藤井:“对的!”
  真琴的头伏在藤井胸脯上:“明天我把行李取来,就在这里住下行吗?”
  藤井:“可以呀!”
  两人亲切地拥抱。
  传来摩托车的角音。
  藤井的眼睛不自在地在屋内四周徘徊着。

  36.公寓的大门外
  樋上和夺田骑在摩托车上等着藤井,藤井从楼上下来。
  樋上:“喂,你没,所以来看看你。”
  藤井:“本打算现在就的。”
  夺田:“够意思,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樋上:“喝一杯怎么样?”
  藤井:“不,把摩托车借我用一下吧!”

  37.摩托车上
  藤井、真琴二人在摩托车上。
  真琴:“有钱了吗?”
  藤井:“当了东西了。”
  真琴:“我们出玩花钱太多了,真不上算。”
  藤井:“所以以后要想办法弄钱呀。”
  真琴:“怎么弄?”
  藤井:“你找有汽车的人搭车子,我在后边跟着,他反正是会动手的吧?那时我就上威胁他。以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不是有过这种事吗?现在让我们重新演一场那样的戏不就有钱了吗?”
  真琴:“这可真有意思。”
  藤井:“就这么干吧!”
  真琴:“如果他不动手呢?”
  藤井:“那就瞧你的本事了,你勾引他动手呀。”甚至理直气壮地,“痛打一顿调戏女人的人,又能得到钱,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
  真琴:“就这么干吧!”
  藤井:“干!”

  38.在美国“水星牌”轿车中
  真琴歪扭着装作睡着了,靠在旁边驾驶着汽车的一个绅士模样的中年人的肩上,绅士微微晃动了一下肩。
  真琴:“对不起,我是不是睡着了?”
  绅士:“睡得香着呢!还是张着嘴巴睡。”
  真琴:“哎呀!真出丑。他们灌了我五、六杯杜松子酒。”
  绅士:“谁呀?”
  真琴:“一些男孩子们。”
  绅士向真琴的胸部突出的地方望了一眼。

  39.街上
  在“水星牌”轿车的后面,一辆摩托车紧追着,原来是藤井。

  40.美国“水星牌”车内
  真琴:“哎,我想在这里下车。”
  绅士:“怎么?”
  真琴:“我有点醉啦。这样回家,要挨骂的,所以我要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
  绅士:“在什么地方休息?”
  真琴:“找个有爵士音乐的咖啡馆最好。”
  绅士:“那种地方不合适吧?别啦!”
  真琴:“可是,除了咖啡馆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好呀?”
  绅士:“那么,我带你吧。”
  真琴眯着眼睛暗自发笑。

  41.“情人”旅馆门前
  绅士和真琴从“水星牌”轿车上下来。
  真琴:“哎哟,这地方我可不。”
  绅士:“可你不是说要休息吗?”
  真琴:“我不。”
  绅士:“只一会儿就行。”
  真琴:“我不。”
  绅士色迷心窍地把真琴抱住,硬要逼着进情人旅馆。藤井盯着他们拉拉扯扯,寻找着时机。
  真琴:“告诉你说我不嘛。”那个绅士仍在死缠,藤井上前一下抓住绅士的手,假装客气地:“请你放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
  趁那绅士还没有回过神来,藤井狠狠地打了绅士一耳光,接着大骂:“混蛋!”
  绅士:“啊!”
  藤井:“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又打了一耳光。
  绅士:“可是,你……唉呀,你别打……”
  藤井:“到警察署!”
  绅士:“那……”
  又打一耳光。
  绅士:“啊……”
  绅士来不及说什么又挨了一耳光,绅士被打得坐在地上已无力站起,只好从口袋里掏出钱包。藤井夺过钱包,取出钞票数张,又把钱包扔回。
  藤井:“要把这女孩子送回家,你出车钱!”

  42.街上
  藤井和真琴的摩托车摇摇晃晃地拐出街口驶。

  43.摩托车上
  二人高声地笑着。

  44.海边
  二人乘着摩托来到海边,穿过沙滩一直向大海中开。

 
网友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更换图片
看不清?换一张
18101172492
  • Q Q: 53242514
  • 微信: iccxx8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ICP证:ICP备15030603号-3 技术支持:分类 v10.2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