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剧本发布原创文章管理
短篇言情原创小说:边伯贤,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短篇言情原创小说:边伯贤,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浏览量:442    日期:2020-06-09
 一:再见,仓皇落水

  A城影视基地——

  “这部剧的男主究竟是谁啊?怎么这么大牌,让我们大家等这么久还不露面。”

  剧场的灯光师一边做着最后的检查工作,一边不满地抱怨道。

  “谁知道?本来这部剧的男主内定好了,谁知道临开机又突然换了人。能让我们导演舍弃御用男演员的人,肯定来头不小。估计是圈内哪位大腕的入幕之宾,要不然排场能这么大?”一个抹着烟熏妆的女人略带刻薄地接过灯光师的话。

  “哎,我们这么拼,都不如人家傍上个有关系的腕儿,这年头—”一旁的女演员语气微酸,脸上不知是艳羡还是不屑,语调微扬地道。

  ……

  剧场一片嘈杂,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着那位临开拍还不见人的主演,唯独安然静静地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不时品两口手中的咖啡,似乎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忧的。这是她第一次拍电影,也是她第一次担纲女一号,她不希望有一个不靠谱的搭档。

  ”行了行了,都别吵了,所有人准备开拍!男主两分钟后到。”放下手机,导演拿起喇叭中气十足的喊道。

  刘导脾气暴躁,在圈内是出了名的。每个人听后都赶紧去忙了,补妆的补妆,换幕布的换幕布,擦镜头的擦镜头。

  安然的妆早就画好了,她又不放心地照了一下镜子,看没什么不妥,就走去自己走机位应站的位置。

  第一场戏其实挺好拍的。大致剧情就是男女主几年前因误会分开,再次相遇时,女主林熙慌忙逃离,结果失足落入水中,男主角楚灏把女主救上岸,正欲讲明往事真相请求原谅之时,林熙的现任男朋友叶秋生出现打断他们,并将林熙带走。第一个镜头就是林熙独自站在泳池边上等叶秋生的场景。

  安然在泳池边站定,酝酿着表情。她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台词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对安然来说,唯一困难的就是落水的戏。因为她曾经掉到江里差点死掉,自那以后她对水就有了一种恐惧心理。还好在水中只要扑腾半分钟,就可以被男主角救上岸了。安然深吸一口气,默默地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一场一镜,action!”导演见安然已经就位,拿着喇叭大声喊道,所有机器随即开启。安然有些不解。

  另一位主演还没到,就要开机吗?

  不过也只是一瞬,她便反应过来,开始全身心投入戏中。

  既然导演发话,那她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可以了。

  安然的脸上带着些许焦急,不时望向泳池的入口处。

  日光灯开启,暖色调的光洒在她精致的脸上,给她的脸颊染了几分红晕。清风吹过,及腰长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因不满而嘟起的红唇,为她添了几分娇俏。她穿着一套蓝色长裙,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皙,就连柳眉轻皱的模样都显得分外迷人。

  忽然,镜头里的光芒微黯。泳池入口处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似乎一眼便看到了安然,毫不犹豫地迈开长腿向安然走来。

  他逆着光走向安然,面容看不真切,一袭笔挺的军装在光下却是格外显眼。

  男人离安然越来越近,面容也越来越清晰。他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邪肆的桃花眼闪着魅惑的光芒,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的薄唇。他唇边带着一丝笑意,清澈的眸中只倒映着安然的影子。

  安然在看清对方脸的一瞬间脸色变得煞白,浑身僵硬,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目光呆滞地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眸底有着深深的痛意。

  想给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却发觉连牵起嘴角都显得那么困难。她以为她早已放下那段感情,但当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才发觉自己有多傻。所有伪装的淡然,在他面前不攻自破。

  泪水几欲夺眶而出,安然死死咬着唇,指甲深深嵌入肉里。疼痛传来,她的理智逐渐回归。安然嗫嚅着唇,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边伯贤呆立在原地,看着安然令人心碎的表情,心如刀绞。他缓缓伸出手,抚上安然的脸。

  微凉的指抚在她脸上,安然身体猛地一震,快速往后退了几步。

  边伯贤的瞳孔骤然睁大,他伸手去抓,却连安然的指尖都未碰到。

  “扑通!”一声巨大的声响令边伯贤更为慌乱,他连外套都没脱,就跳入水中将安然紧紧抱在怀里,迅速上岸。因为他深知,她非常怕水。

  一切都与剧本完美契合,导演在一旁对两人的演技赞不绝口,却不知这些都是两人的真实反应。

  安然的手紧紧拽着边伯贤的衣服,缩在他怀里,身体一直在打颤,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边伯贤一脸心疼,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不停地安慰道:

  “没事了,没事了,乖,不怕。”

  这场景,何曾相似。曾经,他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从冰冷的江中救下她,给她温暖和安慰。而如今,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安然的眼角已然湿润,温热的液体透过边伯贤湿透的衣服,浸到他的皮肤,也湿了他的心。

  “安—”才开口,却被无情打断。

  “熙熙!”

  在剧中饰演叶秋生的男演员拿着泳池旁躺椅上的浴巾,快步跑来。从边伯贤怀中抱起安然,一脸心疼地给她披上浴巾,安然也适时地松开手,配合地演完了接下来的戏。

  她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边伯贤是这部剧的男一号。刚刚的他,不过是在演戏。

  安然心中剧痛,却一直强忍着。直到导演喊了完工,她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助理及时扶住了她,远处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导演走近安然,关切地问道:“没事吧?小然。”

  安然摇摇头,对导演笑笑:“没事儿,就是下水时腿有点儿抽筋,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刘导关心。”

  ”那就好。小然,真是没看错你啊,竟然演的这么出色!第一次拍电影竟然一条过,和男一号第一次合作竟然如此默契。我相信这部剧上映之后,你一定能够跃居一线的。”导演赞许地说。

  ”还是要感谢刘导的赏识。”安然满心疲惫,但还是打起精神与导演交谈。

  好,那你好好休息,今晚我们聚会庆祝开机顺利。待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刘导,我记住了。”

  ”嗯,到时见。”

  “刘导慢走。”

  二:痛心,讲述真相

  刘导走后,安然就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直到剧场的工作人员都走光了,她才站起身,走去自己的换衣室。擦干头发,换好长袖长裤,安然这才觉得身上有些了暖意。

  已经入秋了,拍水戏确实会有些冷呢。安然想。搓着手,迈步走出换衣室。抬眸,只见一人随意地靠在雪白的墙壁上,背对着她。那人风姿绰约,长身而立,不是边伯贤又是谁。

  不比初见,此时安然已经淡然很多。她握了握拳,低垂了眉眼,假装没看见边伯贤,准备悄悄出去。谁料,还未抬步,边伯贤已转过身,走近她,手里还端着一杯奶茶。

  ”累了吧,喝点儿奶茶暖暖身子。”

  简单的一句话令安然鼻头一酸,突然想到了小说上的一句话。所有的人都只关心你飞的高不高,只有爱你的人才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顿了顿,又嘲笑自己自作多情。

  他都和别的女人有孩子了,你还以为他爱你。

  想到这儿,安然的表情变得很冷漠,语气礼貌而疏离,

  “谢谢边先生,不过我不需要。”

  ”你是要我亲自喂你吗?”边伯贤的眉头皱了起来,忽然往前跨了一步,几乎与安然贴在一起。

  安然一愣,随即就想后退。边伯贤却先她一步,伸出左臂揽住她的纤腰,不让她后退一分。

  “你!”安然气急,却挣脱不开。

  安然的脸色越加难看,最后语气恶劣地吐出一句话,

  “边先生还是回家照顾老婆孩子的好!”

  听完她的话,边伯贤先是一愣,继而正了脸色,松开安然,拉了两把椅子。将安然按坐在上面,强行往她手里塞了杯热奶茶,又将外套脱掉,披在她身上,期间安然想逃,他就直接把门踹上了。

  看到安然终于认命地端坐在那儿,边伯贤也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

  “安安,你是猪脑子吗?”

  安然双眼瞪大,不可思议地盯着边伯贤的俊脸。

  他出轨了,竟然还敢骂她?!

  边伯贤看安然仍旧一脸气愤的模样,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两下,又认命地垂下眸子,低叹一声。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

  “安安,我和你在一起那会儿,几乎事事向你报备,哪有时间去找别的女人?”

  “我怎么知道?”安然一脸的不信,声音闷闷的。

  “就算你不知道,那你也不能一声不吭就回国吧!你都不弄清真相就跑了,让我痛苦了多久你知道吗!”边伯贤的嗓音有些沙哑。

  “你都和那女人有孩子了,我还留在韩国干嘛?看你们恩爱吗?”安然也是满腹的委屈。

  “她是我大哥的未婚妻!当时,我大哥是缉毒大队的队长,得罪了不少黑道上的人。我大哥意外出车祸去世后,那些人就想伺机报复。就你看到的那次,他们就差点儿对已经怀孕的嫂子动手。我不得已才说嫂子是我的女人,以保护她和大哥的孩子。谁知道你正好撞见,误会了不说,还直接抛下我回国了!要不是后来我调了监控,到死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离开我!”边伯贤又气又心痛,又苦于找不到安然,天知道那时候他是怎么过来的。

  ”呜呜…我真是太傻了,因为一个误会就让自己痛苦了这么久,呜呜呜…都怪你都怪你…呜呜呜…”还没等伯贤责怪安然,安然就一把拽过边伯贤的衣领,趴在他胸膛上大哭起来,似乎要将忍受多时的痛苦和委屈都发泄出来。

  ”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乖啊,不哭啦,不哭啦,乖。”边伯贤宠溺地抱着安然,附和着她的话,任凭她将鼻涕和眼泪都蹭在自己身上,还不由得为她心疼。

  这个小笨蛋当时得多心痛啊,竟舍得离开他回国,连学业都不顾了。为了躲他还进了演艺圈,她的性子根本就不适合这个圈子。还好,上天眷顾,让他又重新找回了自己心尖上的人,要不然他得悔恨终生吧。

  足足哭了一个小时,直到哭哑了嗓子,安然才抽噎着停止了哭泣。

  抬起头,看着边伯贤那惨不忍睹的衬衫,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微微耷拉下脑袋,安然一副知错的乖宝宝模样,瞬间逗笑了边伯贤,边伯贤揉揉她软软的头发,笑着开口,

  “没关系,再买一件就好了。”

  “对了,我家里有一件男士衬衫,你应该可以穿的。”安然想起还未送出去的礼物,又想到被她弄脏衣服的伯贤,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先给伯贤穿。

  “嗯?安安家里有男士衬衫?”边伯贤阴测测地开口。

  ”是啊,怎么啦?”安然仰起头,望着他好看的眸子,不解道。

  “衬衫是谁的?”边伯贤的语气越加阴冷。

  ”是准备送给世勋前辈的。他对我很好,平常在公司里很照顾我。”安然老实地回答道

  ”世勋?叫的这么亲?你们什么关系?”边伯贤一脸不满。

  ”什么什么关系?你烦不烦啊,哪那么多问题,我累了,我要回家洗澡睡觉。”安然不耐烦地抱怨道,却有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好好好,回家睡觉。”边伯贤无奈,只得听话。

  其实,在边伯贤面前单纯直率,甚至有点孩子气的安然才是她的真实一面。边伯贤是对的,安然根本就不适合娱乐圈,在导演面前那个圆滑的安然根本就是假的。边伯贤不会让安然活得那么不自在,他要让安然可以永远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还要让安然在他的保护下永远幸福。

  两人回到安然的公寓后,安然洗了澡就钻到被窝里睡了,给她暖床的边伯贤一脸无语的看着她那恬静的睡颜,暗叹。

  她就那么放心他?他可是个正常男人,温香软玉在怀,他还只能忍着,实在憋屈。

  三:宴会,甜蜜接吻

  休息过后,两人准时到达A城最奢侈的豪门酒店参加聚会。到时才发现,原来到的不仅有剧组的人,更多的是陌生人,比如投资方副总,赞助商总经理还有和安然同公司的一些艺人和高管。

  边伯贤一到就被他的特助叫走了,安然独自走到宴会厅,抬头看见导演和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在谈笑,正巧这时导演也望见了安然。

  ”安然到了啊,来来来,我介绍你们认识。这位是赞助这部电影的耀华珠宝总经理唐硕,他可是全国富商排行榜上前50的人呢。唐经理,这位是我们这部剧的女主角安然,不仅人长得漂亮,演技也是好得没话说。”导演见安然走近,便热情地介绍他们认识。

  “我可是安小姐的铁杆儿粉丝啊,之前安小姐的戏也看过不少,这真人居然比照片还漂亮。以后大红大紫也是一定的,到时向安小姐要签名时可不要拒绝我哦。”唐硕略带调侃的说道。

  “唐经理说笑了,承蒙唐经理和导演的赏识,我才能有今日的成绩。”安然脸上挂着官方的微笑,淡淡地说道。

  ”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和那几位朋友打个招呼。”导演说完,转身离开了。

  ”想必安小姐对我也略有耳闻吧。”唐硕脸上挂着笑,神情颇有些骄傲。
“当然,唐经理年轻有为,可是不少名媛的梦中情人呢。”安然向来讨厌这些宴会应酬,很想立刻走人,语气已经带了些许不耐。

  ”正巧我们公司最近要找一个女星为新品代言,不知道安小姐有没有兴趣?”唐硕抛出橄榄枝,似乎料定了安然会心动。

  “若是贵公司看得上我,那是我的荣幸,若是我够不上贵公司的标准,那也只能怪我道行浅了。”安然模棱两可地说道。

  ”你要知道,够不够得上标准,只是我一句话的事。要不然,今晚你去我房间,我们好好探讨一下如何拍广告?”唐硕的眼里含着深意,不怀好意地盯着安然。

  对于安然这个向来不拍吻戏不接床戏的女星,唐硕可是觊觎很久了。安然拍第一部剧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她当时只是一个配角,光芒却比主角还耀眼,当时他就料定了安然以后一定会红。果然没过多久,安然就接了她演艺事业的第一部电影。那个当时连和男演员牵手都会脸红的女孩儿,就在他向来毫无波澜的心湖里留起了淡淡涟漪。

  安然皱起了眉,垂下眸,冷声回道。”多谢唐经理的好意,不过晚上我还有一些私事,恕难奉陪。”

  说完看也没看对方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靠,装什么装,不就是个二线女星,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运气!”到底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唐硕看着安然远去的背影,低声骂道,心里却有些失落。

  突然唐硕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他不耐烦地接起,却很快愣住。

  “……”

  “想得到安然,就照我说的去做。”电话那头的女人,冷冷地说道。

  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唐硕的目光逐渐变得阴冷,最后脸上缓缓勾起一抹笑容,格外的渗人。

  因为不想再遇见唐硕,安然出了宴会厅,走进休息室里刷微博。看到微博上众多粉丝对她的新戏表示期待,心里不由得想起了今日拍戏时的场景。

  戏是假的,她和伯贤的情却是真的。

  忽然手机上一条热点推送消息吸引了安然的目光。

  ”投资新戏又担纲男主角,boss如此拼,究竟为哪般?”新闻显眼的标题下面赫然是安然所在摄影基地的图片和边伯贤的照片,点击已过百万。

  安然的心顿时狂跳起来,她竟不知道这部新剧的投资方老总竟是边伯贤,他还饰演男主角,难道他做这些都是为了她?

  ”我倒不知你竟这么迷恋我,盯着我的照片都能发呆这么久?。”带着些许调侃的声音惊醒了安然。

  “哎?伯贤?”

  安然猛地抬头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微愣。

  “怎么?真人不比照片好看,还发什么呆?”

  边伯贤微弯着腰,手臂放在安然肩上,单手撑着安然身后的靠背,身体前倾,高挺的鼻梁几乎能触到安然额前的碎发。

  “额”安然身体不自觉地往后靠了点儿,与边伯贤拉开了距离。但他与她靠得实在太近,即使他有意后退,彼此间能是呼吸交缠,暧昧非常。

  ”伯贤,你—”能不能退后点。安然语结,话未说完。

  ”嗯?”边伯贤脸上扬起一抹笑容,暗含威胁。

  “额—那个—哦,对了。你又不是演员,为什么要接这部戏?”想到刚才看到的新闻,安然忙转移话题,问道。

  “你以为我会让你和别的男人拍吻戏和床戏吗?”边伯贤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安然,不屑道。

  轰,安然感觉全身的血液瞬间冲向头顶,脸一下子红了。

  床戏?她怎么不记得有这样的剧情?!

  “吻戏是借位的。”安然小声的说。

  “借位也不行,你的初吻是我的,其他的吻也只能给我!”

  安然的耳垂也染上了粉色。

  “没,没有床戏。”安然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是投资方,编剧是我公司的员工,有没有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嗯?”尾音拉长,边伯贤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魅惑。

  “那我不拍了还不行吗!”安然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哼,违约金是十倍,把你卖了也还不起。不过你要是愿意把自己卖给我,我倒可以考虑考虑。”边伯贤气定神闲地回应道。

  “边伯贤,你!”安然气极,忽然抬头,话还未说完,却已顿住。

  她的唇触到两片柔软,表情呆滞,眼里只见边伯贤因诧异而微微睁大的黑眸。

  呼吸停滞了两秒,安然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忙伸手推向边伯贤的胸膛,想将他推开,却不料他猛然将身体压下,反而加深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吻。

  “唔——”她想说的话都变得支离破碎,淹没在边伯贤狂热的吻中。

  边伯贤在安然唇上辗转反侧,直到安然快要窒息,边伯贤才放开了她。

  获得自由的安然大口呼吸着空气,额头上甚至有了些细密的汗珠。

  “呼呼呼……”安然止不住地喘息。

  “笨死了,接吻连换气都不会,看来以后我要多教教你了。”边伯贤笑得如同偷吃了蜂蜜的大熊,语气颇为愉悦。

  以前在韩国时,两人很少有亲密的动作,因为安然总是容易脸红,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就红着脸跑开了。

  “你—你个流氓!”安然觉得自己的头顶热的快冒烟儿了,罪魁祸首还在那里笑得得意,不由得怒骂道。

  “不知道是谁主动献吻的,现在还骂我,哼,女流氓!”

  “你—我没—我—你—”安然气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正在安然尴尬得几欲遁地之时,一个犹如天籁般的声音解救了她。

  四:危险,英雄救美

  “安然?你怎么在这儿?刘导要我找你过去,大家都到了,就差你和—嗯?安然,你和边总认识?”吴世勋突然推开休息室的门,隔着不远的距离望着安然,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啊?不认识不认识,我们快走吧。”没等边伯贤开口,安然便飞奔到门口,拽起吴世勋就跑,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追赶一般,丝毫没有看见边伯贤瞬间阴沉下来的脸。

  吴世勋倒是没有多问什么,只在回到席间后体贴地帮安然应酬,令安然感动不已。

  远处,一个穿着露肩晚礼服,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眼神阴狠恶毒。

  安然从不喝酒,全剧组的人都知道,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只和安然攀谈两句,并不会要求她喝酒。那些个大佬们向来被女星们巴结惯了,自然不会自降身份主动与安然交谈,安然倒也乐得清闲。

  只除了,那个“锲而不舍”的唐经理。

  唐硕手里拿着两杯红酒,脸上挂着笑容,迈步走到安然面前。他语气诚恳,说道,

  “今天多有得罪,在这里给安小姐道歉了。实在是因为我太仰慕安小姐,着实有些心急了,还望安小姐不要介怀。”

  安然微有些诧异,她倒没想过唐硕竟是来道歉的。但想到之前他说过的那些话,还是觉得这种人不是好人,不过面子还是要给对方的。

  “当然不会。”安然微笑着说。

  “这一杯酒,就当给安小姐赔罪了。”唐硕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又端起另一杯递给安然。

  安然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红酒,仰头喝完。

  红酒度数低,应该不会喝醉吧。安然想。

  “好,安小姐果然爽快。”唐硕刚说完,迎面向他走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那人低声向唐硕说了什么,唐硕脸色一变,向安然道了声“失陪”便随那人出了宴会厅。

  安然无聊的坐了一会儿,便感觉有点头晕。察觉是酒的后劲上来了,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

  哎,明知自己沾酒必醉,还非要逞能,现在难受真是自作自受。

  安然一边暗骂自己蠢,一边环顾四周。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连吴世勋也被几个女星簇拥着在一旁交谈,便悄悄起身出了宴会厅,走向洗手间。

  洗手间里安然不停地往脸上泼凉水,希望能让自己头脑清醒一些。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安然转头望去,看见公司的一姐丁丽娜地优雅走来,便对她笑了下。

  “小然,你怎么了?”丁丽娜看到略显狼狈的安然关切地问道。

  “哦,没事,有点头晕,谢谢丽娜姐。”安然说着,感觉头更晕了,甚至连眼前丁丽娜的身影都看不真切。

  “我扶你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丁丽娜走上前,让安然靠在自己身上,语气温柔地说。

  “嗯—”安然意识模糊,晕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得轻声应道。

  还未走出洗手间,安然便彻底失去了意识。丁丽娜冷冷地看着昏过去的安然,嘴角缓缓勾起。

  半背半扶,丁丽娜费力地将安然带到房间。将安然放到床上后,她点燃了床头柜上的熏香,浓郁的香味顿时充满房间。丁丽娜满意地笑了笑,转身出了卧室,走到客厅,拨出一个电话。

  接通,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男声,

  “事情都办妥了?”

  “放心。就那个蠢女人,除了一张脸好看些,其他什么好?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地对她那么上心。”丁丽娜不屑地说。

  “至少比你这个心地恶毒的女人强百倍。”

  “唐硕,你!”

  “行了,你可以走了。”手机里传来唐硕不耐烦的声音。

  “好。”丁丽娜压下怒气,回道。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丁丽娜低咒一声,走出了房间。

  豪门酒店顶层会议室—

  刚开完会,各位高管们鱼贯而出。边伯贤坐在首座上,右眼皮突突的跳,心里也有些不安,仿佛要出什么事。

  定了定神,边伯贤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有些急切地开口问道,

  “她在哪?”

  “总裁,安小姐刚刚被她的同事送到了酒店房间。”电话那头的人回答道。

  “怎么回事?”边伯贤冷声问。

  “安小姐好像喝醉了。”电话那头的人有些迟疑地答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边伯贤猛地站起,带倒了身后的椅子。

  “哪个房间?”

  “2201。”

  “去拿房卡!”

  “是。”

  飞快跑出会议室,见数字还停在2,不由得气恼地抓了抓头发,之后直接跑到楼梯处,下楼奔向22层。豪门酒店一共六十层,跑到22层时,边伯贤额前的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他重重地拍打着2201房间的门,喊着安然的名字,却无人应答。

  “叮—”边伯贤身后的电梯门开了,唐硕走了出来。

  边伯贤回头,冷冷地注视着唐硕,浑身散发着煞气。

  因为是豪华套房,所以22层只有一个房间。

“边总在这儿干什么?”唐硕不解地问道。

  “你住这儿?”边伯贤语气很冲。

  “额—”在边伯贤强大的气场下,唐硕没敢开口。

  这时,边伯贤的特助气喘吁吁地跑来,把房卡交给边伯贤。特助后面还跟着几个酒店的工作人员。

  唐硕心里一惊,忙上前一步,拦住边伯贤,

  “边总,这是我的房间,您这是侵犯个人隐私。”

  安然难道和边伯贤有什么关系?要是让她看到安然躺在他房间,就麻烦了。

  “你他妈给我滚!”听到唐硕承认这是他的房间,边伯贤彻底怒了,反身一脚狠狠地踹在唐硕身上,恨不得杀了他。

  “嘭!”唐硕的身体重重地撞到电梯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总裁,安小姐要紧。”特助看着盛怒的边伯贤,冷静地提醒道。

  压下怒气,边伯贤用房卡打开门,随即将门关上,将其他人挡在门外。

  客厅没人,卧室的门半敞着。

  边伯贤快步跑进卧室,看到安然的一刻,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真好,她没事。还好,他没来晚。

  卧室里浓郁的香气令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快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冷风灌入,他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安安,醒醒,醒醒!”边伯贤晃了晃安然的胳膊,见安然紧闭着眸子,却不停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心里紧张起来。

  安然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她面色潮红,黑发凌乱的散落在雪白的被单上,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热…热…
联系方式
提示:联系我时,请说明在【剧本发行网】www.01faxing.com看到的,谢谢!
联系人:
千殇漠(个人)
所在地:
全国
快速导航
最新相关信息
发布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换一张
点击更换图片
剧本发行网©版权所有
×
信息
短篇言情原创小说:边伯贤,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举报理由
其它说明